◎圖片來源:台灣論壇

※十年有
※廢柴綱有(嗄)
※一個人喃喃自語有(啥)
※結局悲(喂喂)



I can touch the sky.
And I believe that's mine.

                            
                                    步《fly high》


01


對澤田綱吉,彭哥列十代首領來說。
『阿綱大哥是我們的大空,那阿綱大哥,你的大空是什麼?』
他還記得,那是在他打敗XANXUS之後,繼任首領時候的事了。
風太這麼問他,而他並沒有回答。
Italy,這個陌生的國家。
地中海的天空,他不熟悉,這片不是他的天空。


「……I miss you so much,Kyoko.」



02


無心的玩弄垂在頰邊的髮,24˙c,暖氣的溫度。
12/24,下著雨的,義大利。


年輕的首領不停的重複把手機蓋打開又闔上的動作,儘管他自己知道這通電話並不是非打不可,可就是沒辦法阻止自己想,聖誕夜哪,打電話沒關係吧?
「蠢綱。」
倏然從背後傳來的Reborn的聲音,冷冷的讓他不禁打了個冷顫然後結巴的說,嘛,今天是聖誕夜,我想打電話哪。
「想死嗎?」喀喳的一聲然後把CZ75瞄準了眼前有著栗色長髮(註1)的年輕首領。
冷、冷靜點啊Reborn教父手足無措的這麼說,然後嘆了口氣把手機丟給不通情理的他的老師。
「……不打就是了。」


壓低了帽簷,他看過這個表情。
10年前他第一次踏進澤田家,嘆了口氣他知道眼前這個廢柴就是他新的工作,比起之前那個學生更加遜色的蠢蛋。讓一個嬰兒當家庭教師的哀怨全寫在臉上,不錯,是個好表情。


回到義大利之後儘管這個蠢材成熟多了但他依然常看到這種表情,不滿和抱怨顯現出了他的無語問蒼天。不論是在學習義大利文亦或是在學習教父的工作,那是幾年前的事了哪……


『里包恩我不當首領了可不可以!』
被其他家族的首領稱作教父的擔子如此沉重卻因為在會議上不小心用了日文罵了一聲「靠」就被自己的老師說沒資格當首領(註二)。
『我就是當不好嘛好不好,我不想當不想當!』
奶油色的瞳裡蓄滿憤怒的淚水,幾年來壓抑的心情一下子爆發然後自己驚覺說了些什麼之後難過的跟Reborn說了聲抱歉……


『里包恩……我可不可以打電話給京子?』


他知道的,知道思念儲蓄到某個程度一定會滿溢出來,只是他沒想到這麼快。
不可以除非你希望京子出事他這麼回答眼前苦笑著的教父。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是啊,他知道,很清楚的知道。


「用雲雀的電話有保護措施,可以打回並盛。」
澤田綱吉埋在手臂中的頭抬起來,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問了句你說真的嗎?
「想死嗎?快去。」
看著他的背影遠去,把帽簷壓的更低然後輕輕的嘆了句沒有多少時間了,蠢綱。
10年了。

 



註一: 耶嘿,長髮綱是私心哪ˇ
註二: 什麼跟什麼啊=A=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呀阿,打出來了呢!
一直想打這種感覺的同人文(笑)
不過還真是簡短哪因為想不太出來要接什麼(被巴)
好啦那就下次再見吧ˇ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