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呵著氣,他一個人靜靜的。
「哪……Reborn你走了我怎麼辦?」
眼前一片雪景,手中的黑色帽子和世界的白形成對比澤田綱吉不自覺的落下淚來。


12/25聖誕節,十代首領一下子收到兩份禮物讓他不知道要作出什麼表情比較好。
『……綱,聖誕快樂。』
他沒辦法否認當他聽到遠在日本的她的聲音的時候,他有多想親自將她摟在懷裡亦或是在她懷裡痛哭流涕。
他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的人兒呀。


可當他回到首領辦公室裡看到獨留在地上的黑色帽子時,不對勁他知道然後他想起了關於那個鬼射線還有阿爾柯巴雷諾的詛咒。
不會吧他驚呼Reborn怎麼可能就這樣走了?



04


「密魯菲奧雷。」
讀著手上的報告他不可置信的看著白蘭的軍師入江正一,他見過這個人……是什麼時候見過這個人的怎麼想不起來,和彭哥列有什麼過節為什麼要攻擊他的部下?
十代首領有什麼指示嗎嵐守嚴肅的問,一旁的雨守則笑笑的說阿綱別太累了。
年輕的教父疲憊的笑了笑然後說,哪,你們先去休息吧。


他佇立在彭哥列的墓園九代的墓前然後將碑上的雪輕輕去除,老爺爺我好累,可是我是大家的大空,我不能崩潰他一邊抹掉欲流出的淚一邊哽咽的說,Reborn不在了我不知道怎麼辦,老爺爺你告訴我好不好。
鴿子飛起他哭夠了起身仰望著天……

『阿綱大哥的大空是什麼呢?』

他掉入了回憶想起國中的時候歷史課曾經上到哥白尼的地動說,伽利略因為違反了天主教天動說的中心思想所以被教宗處罰。
話說他當時只有注意到天動說而不是哥白尼……
「哪,京子……」
我是大家的大空,是妳的天,繞著妳旋轉的天。



05


掏出了口袋中的護身符,啊啊,他記得好清楚這是十年以前大空之戰的時候京子祈求他平安的而他一直一直珍惜著。
「咕喔!」
從口中吐出來和腹部不停流出的大量鮮血混合在一起他抬起頭來悽慘的笑了下,好險他早就分派守護者們帶著部下護送各個家族的首領不然現在流在地上的血就不會只有他的了。

超直覺。


據說人快死的時候回憶會像走馬燈一樣一幕一幕的閃過,他想起了十年前在並盛國中被稱做蠢阿鋼的自己、想起了自己總是躲在一旁看著京子還有各個追求她的學長、想起了媽媽告訴過他……她希望他只要好好活著。


「十代首領!」
在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等到守護者們回來聽到嵐守的聲音他笑了,半昏迷半醒的狀態下他輕輕的跟眼前的7個人說……

『……大家……我想回並盛哪……』

回到他還是澤田綱吉而不是彭哥列十代守領、回到他還是什麼都做不好的蠢綱而不是精明能幹的黑手黨教父……
回到他還是默默喜歡京子繞著她旋轉而不是彼此喜歡卻只能隔著一片不是他的天空想念。
想回去哪,他好想好想回去哪。


Reborn,我夠不夠格被你稱讚說不錯,彭哥列十代守領、還是依然被你稱做蠢綱呢?


十代守領撐著點啊,我馬上帶你去醫護室撐著點嵐守的聲音越來越遠,他已經不行了他知道然後他輕輕拍拍嵐守的肩膀撐起最後一絲微笑。


『……彭哥列就拜託……你們了……』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嗚喔自己看了都覺得好難過(痛苦)怎麼會這樣=口=?
(因為你想不出來接下來要接什麼)
嗚喔喔沒有靈感(痛哭),算惹想到再說吧(打飛)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