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咚』的一聲把門關上,搔了搔銀髮臉上不耐煩的表情不用說肯定是因為山本武。
搞什麼啊那個死傢伙,出個任務也能發生狀況現在十代首領還要他去援助……
「嘖!」
日本耶,好死不死的居然是日本,他不想回去不願回去的一個地方。

從來到義大利幾年來從不反抗首領的他只有一個原則『不接日本的任務』,原因是什麼呢他說不上來,腦中浮現的那個影子他不去承認有什麼特別的感情……
可是看到十代首領急到快哭的表情他實在不能拒絕……


『拜託你了獄寺,雲雀前輩還有骸根本就不想理我嗚……說什麼山本武不需要他們幫助也能處理的很好,如果處理的很好我就不用找他們了呀,獄寺你會幫我幫山本的對不?』


靠,等他回來他一定要用炸藥做掉那兩個人,當然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去炸掉……不,幫助山本武。


はる,春,是的……
不經意望向窗外的景色,春天到了。



04


「三浦老師再見!」
笑笑的送走了孩子們,一邊說著明天見一邊揮著手直到看不見他們的影子。
嘆了口氣想起當初似乎也是這樣送走大家的……


『小春要不要一起去呢?』


幾年前京子決定跟著阿綱到義大利去,京子說著沒有小春陪她會很寂寞的,問著她要不要一起去而她只是笑笑的說著……


「我在日本等你們回來。」
喃喃的重複了這句話,後悔嗎?沒有跟著去義大利她後悔嗎?沒辦法陪在大家身邊她後悔嗎?

只有過年的時候寄來的賀年卡,只有偶爾她生日京子打來的問候,像是被隔絕的一角漸漸被遺忘,她的重要性變得越來越渺小……
有誰,還會因為看不見她而感到寂寞悲傷呢?


はる,春,是的……
徐徐一陣風吹來,春天到了。

 

05

橋上腳踏車叮呤叮呤的聲音慢慢走過,這條河流是她戀情的開始也是結束。

『拼死命也要救小春!』

是那麼孩子氣卻有幾分霸氣讓她心動,淡然的笑容偶爾會有認真的嚴肅。
容忍她的任性總是無奈的笑著,沒有接受她的告白卻也不拒絕。

太溫柔了。

阿綱先生就是太溫柔了才讓她難過。

因為太溫柔了所以沒辦法大聲哭訴,因為太溫柔了所以沒辦法任性質問。
哭訴她的悲傷或是質問他心裡的那個人。

十年前的戀情萌芽然後國中畢業時結束。
大家決定去義大利而她什麼也不能說、誰也不能留,流著淚她的存在感到底有幾分她說不出來。
不會有人要她好好保重也不會有人問她要不要一起去。

『願意等我嗎京子?』

多麼令她心碎他問的人終究不是她,她也願意等他啊只是她沒有這個權利。
京子是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就像阿綱先生一樣溫柔,她連忌妒都顯得膚淺、連祝福都顯得不必要。

高中畢業時阿綱先生回來向京子求婚,在里包恩和了平先生的同意下京子也跟去了義大利。

『小春要不要一起去呢?』

同一座橋上她好像還聽得到當初京子這麼問她。
看出了阿綱先生的為難,眼前兩個人的景象怎麼還能容得下第三人。
「一起」好像只是個隨意的問句似乎有沒有她都無所謂。

忍下了眼淚她只能說「恭喜」還有……

「我在日本等你們回來。」

 終於潰堤的眼淚她蹲下來掩著臉,嘴裡不停的重複這句話發出嗚噎的聲音。

「蠢女人妳要哭到別的地方去哭。」

抬起頭來夕陽的光還有眼淚讓那個人的臉變得模糊,熟悉的菸味還有熟悉的語氣。

「我回來了。」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呼……這篇打完了耶。
真是不可置信我一直想打的感覺還真的打出來了嗄嗄〈巴〉

關於小春那句「我在日本等你們回來」為什麼會一直出現這個我也不知道〈走開〉
或許是想讓隼人講那句「我回來了」吧,總之感覺還不錯〈笑〉〈打飛〉

可能再一篇就能結束了吧,「可能」。
雖然想打長一點不過哈哈我沒有靈感了〈巴〉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