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他無法解釋這些不必要的動作,他大可以和山本武一起趕回義大利可他沒有。


十代守領對笹川求婚那天是他最後一次見到她,滿臉的淚水在送走了守領兩人後。


『……獄寺君讓我靜靜。』


依稀還聽得到、看得到她那無助的身影縮在角落,那個時候他花了好大的功夫找她……
是的他放不下,當他轉頭看到在那兩人背後的她是多麼悲傷他就知道他放不下。


『特地來找我的嗎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


她的問句讓他心煩讓他逃避,沒有答案不希望有答案。
說了聲只是要說再見然後離開。


所以多久了呢?
幾乎每天都會浮現她開朗的笑臉但又瞬間瓦解,眼淚,她的眼淚。


依然在哭嗎依然為了首領傷心嗎他總會試著在心底問。


繼續邁著步伐搔著髮一陣風吹來,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不清楚他越走越近。


「我在日本等你們回來……」


07

『獄寺君不是告訴過你不可以欺負小孩子嗎?』

『獄寺君我說過不可以抽菸啊。』

『我不是蠢女人啊獄寺君。』

生氣的,每每見到她兩個人都不會有好臉色給彼此看,十年以前如此那麼現在呢?

那個時候他選擇狼狽的逃跑因為他不知道怎麼面對哭泣的她,不知道怎麼面對因為她哭泣而感到心疼的他。

那麼現在呢?

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再次看見她的眼淚嗎他問自己,或許是的,又或許會倉皇離去。
但是想試試,想試試真的面對心底的聲音,想試試自己停止她哭泣的可能性。

「蠢女人妳要哭到別的地方去哭。」


08

夕陽,菸味,沉默的兩人。

驚愕,他從她滿是淚痕的臉上看出,有沒有一絲喜悅他不曉得。

厭惡,她從他跟十年以前一樣不耐煩的表情看出,雖然有些害怕但或許她欣喜更多。

「小春才沒有哭。」

一樣的硬氣,可能是單純的不服輸但她總是喜歡頂他的嘴。
心裡不舒服的,看見她的淚依舊這麼難受。

「哦?那笑一個看看啊。」

她疑惑的望著他,由下往上的看他好似有些後悔剛剛說出的話,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然後斗大的淚珠跟著落下。

「小春才沒有哭。」

兩手呼嚕嚕的抹著淚蹙著眉頭說了一次又一次,笑容逐漸消失她克制不住流淚。

是偶然吧?在她軟弱無助單獨一個人的時候他出現了。

幾年前他也曾在她最想消失的時候找到她,是不是特地的她從他被汗濕透了的襯衫上明白。
難過依然但快樂多了些,應該還是有人覺得她很重要的吧那個時候她這麼想。

「我回來了」聽在她耳裡感動有多大她不敢說,不是沒有意義的等待也不是沒有意義的守候。
多少次害怕自己的存在淡化,日本和義大利到底哪裡是他們的家她好想問。

掩著面再次哭了起來但這次不一樣,不再是痛苦的眼淚她知道她可以笑著說……

「歡迎回來。」

                                                                                                                                            《END》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沒了?
不知道耶好像沒了(巴)
可是好像沒完的感覺怪怪的說對不對?(打飛)
但是也不知道要接什麼嗄嗄囧。

話說雖然是獄春可是好像只有獄→春??(還敢講)
那麼跟題目有什麼關係呢?

當初的靈感是來自〈幻化成風〉這首歌,是的關於腳踏車還有夕陽都是(巴)
剛好主角也叫小春可是完全沒帶到,只有小春不經意哼著呢……(真糟糕啊)

不過整篇而言其實很喜歡,雖然我說是喜文但小春都在哭呢(對不起嗄嗄)
第一次嘗試獄春,好或不好都請告訴我呀哈哈(走開)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