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澤田綱吉下葬那天到場的只有守護者7個人而已,說好聽的大家是警戒危險但其實那些人只不過是害怕──

哦是的,害怕,沒了首領的彭哥列要怎麼繼續呢?

『那群混帳──不讓我們把十代首領帶回日本又不來參加──』

沒有下文,說不出口的是「葬禮」二字,說了就好像是承認十代首領不在了的事實一樣……
沒有人相信,沒有人想相信哪。

皺著眉嵐守硬是撐著不掉淚,眼前朦朧的一片看不清楚十代首領的臉──

寧靜的、不會再微笑的睡臉。

啊那些回憶真是鮮明,一幕幕的都是澤田綱吉溫柔的臉……那有些無奈有些平凡但總是固執的臉

──不會再有那些畫面,澤田綱吉笑著叫他們的名的畫面。


哎呀獄寺要少抽些菸哪,對身體不好喔。


哪山本我們下次再一起看棒球好嗎?


大哥我說了不要打拳擊嘛,好好我知道極限是吧。


哇哇雲雀前輩冷靜點──拐子放下放下──


阿骸總是這樣子說呢,可是我都知道喔。


庫洛姆辛苦妳照顧他們了,哎呀還有謝謝妳做的蛋糕。


藍波啊要好好聽風太的話,待會兒再陪你吃葡萄好嗎。




──『大家,我想回並盛哪。』




12

站在並盛中學樓頂,那一抹淡色的身影──

用盡力氣眺望著遠方的地平線,在天與地的交會尋找熟悉的笑顏。

哦大空的顏色是那麼鮮明,那麼單純的藍染上黃昏時分的橙,那總是堅定燃燒的橙色火焰

多少多少的回憶曾在這裡,那些起點還有終點,那些承諾還有誓言──


『別忘了阿綱,你還要回來這裡哪。』


她知道的,她知道的,是的他沒有離開。

會回來的就像他曾給過的誓言,會回來的就像大空一直一直繞著大家旋轉一樣。


『京子,要一直笑著哪。』


他說過希望他回來的時候能看到她的笑顏,希望他回來的時候能給他一個擁抱,希望她等他。

伸直了雙臂朝天空微笑,她相信她能碰到。

──I believe I can touch the sky.




13

「各位請帶我去義大利吧,我要去帶綱回來。」




                                                                               《END》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空。
哦嗄嗄,好混的結束方式嗄XD

還請大家不要介意(巴)

好不容易結束了囧,感謝16世紀羅馬天主教的天動說──是的我誤用了不好意思。

結果還是拙文一篇啊。(拖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步 的頭像
云步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tte_
  • 轉文申請...?

    ><
    版主,請問這文讓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