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pchome


※十年設定有(沒辦法這是私心ˇ)
※甜文──well,應該吧。
※冷酷委員長 X 單純小女孩 (別聽我胡說八道)


是的那冷酷的背影,好遠好遠的距離。

                                     BY 步 《那些年裡追逐的夢想》




00

小小的身軀悄悄的探出頭來,在並盛河堤的草地上總是能看到那冷酷的身影。

雲。

她記得他這麼告訴過她,當她追著吵鬧的藍波不小心絆到躺在草地上的他時,緊張得好怕那拐子會打到自己身上──

『妳也要看雲嗎?換個位子吧這裡是我的。』

沒有人能夠證實那天的雲雀恭彌是不是吃錯藥了但她確實被那慵懶的笑給迷住了,是那麼的清爽雖然他身邊總是瀰漫著低氣壓,但是那像個孩子般只是因為看了雲而心情愉悅的單純笑容──

哦,那對年幼的她真是一種蠱惑。

掩著面跑離,小小的步伐小小的愛情萌芽──爆炸。




01

刺眼的陽光照得她有些不適,這麼熱的天裡還是有人叫外送呢……川平大叔的麵果然好吃不是嗎?
綁著麻花辮的女孩額頭有些高但那不減她的清麗,中午的氣溫高得嚇人她若不在時間內送達拉麵就會糊掉了──

「拜託不要又突然間回到十年前哪……」

輕輕的笑了起來她總是有些懷念那些日子,單純的生活著、偶爾鍛鍊自己的功夫不讓它退步,充斥在每天的──總是她愉快的笑聲。

現在大家都到義大利去了三不五時的會突然回來日本問她過得好不好,通常她都只是端著拉麵靜靜的看著他們享受的表情。
她會在這裡等他們,像盞即使在半夜也不會熄掉的──家裡的燈吧。

十年來的日子平平淡淡沒有太多起伏,放棄了殺手生涯她告訴師父她要留在日本。
然後那麼的努力學習,是不希望和彭哥列的大家離的太遙遠吧──但他們依舊留她一個人不是嗎?

沒有跟去的理由,當時只是匆匆的瞥了雲雀先生一眼,她是多麼想開口問自己能不能一起去但嘴始終緊閉著,不需要的吧──在義大利是不需要她一平的吧?

『日本這裡有我在。』

拍了拍藍波的頭雖然他一直吵著要她一起去,不過她搖了搖頭跟澤田先生這麼說。
那溫柔的笑容她沒忘,一平要好好保重喔彭哥列十代不忘叮囑她也只是笑著點了下頭。

她過得很好,是的她過的很好。


「唔……真的好熱呢……」

眼前的視線開始模糊但步伐沒有停下,為了送拉麵這個目的變得不再明確,她追逐的,或許是大家的背影──漸行漸遠的背影。

雲雀先生……

一個踉蹌不穩的往前傾,下意識把裝外送的鐵箱安全的放好然後思緒開始混亂,好熱──太陽好大啊──

哦那是幻影吧,海市蜃樓吧她好像看到了雲雀先生──在她閉上眼陷入黑暗之前。




02

他難得想吃拉麵叫了外送就發生這種事,有些不悅的哼了一聲把她額頭上的濕布換掉。
剛剛打了電話告訴拉麵店的老闆他家的服務生在他這裡,很自動的把外送箱裡的拉麵吃掉碗也洗好了。

這女人還要昏迷多久?

看著那清秀的臉龐有著深深的眼袋──她是多久沒好好睡覺了?
拉麵店的川平虐待她嗎?哦他可不會允許這種敗壞風紀的事情發生在並盛,不過他有告訴過那叫川平的好好照顧她所以應該不至於累成這樣吧。

他知道,女孩從中國來曾經是個殺手而且她的師父長得很像他,當然這些情報是在認識她之前就有的,再怎麼說並盛突然多了幾個戶籍不明的傢伙──別小看風紀委員會的情報網啊。後來知道這女孩沒有什麼威脅性畢竟當初她也還是個孩子所以就沒有太在意。

真的對她有興趣是幾年前要去義大利的時候她的那一瞥,很快的閃過所以不是很確定但他感受到那強烈的意念,對他的意念──
是景仰或是畏懼他不曉得,但那的確引起他雲雀恭彌的好奇。

『啊啊……雲雀前輩大概忘記了不過一平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你喔。』

完全沒有掩飾的回答,澤田綱吉瞇著眼笑著說哎呀繼獄寺還有小春之後雲雀前輩也找到春天了嗎?

雖然他把他親愛的首領打個半死說了句咬殺──但他沒有否認當他聽到那名字的時候嘴角會上揚。

一平。

這名字聽起來真是順耳不是嗎?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沒有打完巧克力那篇卻生出了這篇XD,阿阿就請各位不要嫌棄把它當作白色情人節的賀文吧(巴)

而且還有獄春在裡面XDDDDD

一平是個可愛的女孩──這個想法真久了從我看到她近視眼把一個豬公看成阿綱開始──這麼傻里傻氣的女孩真是可愛不是嗎?
事實上比起雲平這個CP我更偏好『平平』──了平X一平

啊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看過平平文或是平平圖……這是怎麼回事囧。
所以這篇打完可能會試著打平平文吧。(請不要期待會落空的XD)(炸)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