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twbbs 夜貓大ˇ

※十年設定有。

※綱獨白。

※這是悲文還是喜文我不曉得XD(炸)





那些血流成河,惡夢。

                                BY 步《爾後,屬於大空的笑》




00

那樣子沉重的悲傷就像是沉在愛琴海底,古老的言語訴說著曾經。




01

總是能在那扇大門打開後看見澤田綱吉的笑容,不論那是沉重或是歡愉的氣氛。
──是的他總是笑著,無奈的看開的卻也溫柔的笑。

那該是個晴朗的午後但天空突然下起大雨,義大利的冬天雨就像是冰一樣的打在身上,空氣中彌漫的不是平常的柑橘香。

血。

雨水從高坡往低處一條條的水流有著鮮紅,匯集出一大片的薔薇色──
彭哥列總部就這樣子被攻陷,他一個人從屍堆裡站了起來。

挪開了壓在自己身上的嵐守,獄寺獄寺的喊著但沒有回答,從那銀灰色的長髮中滲出的是血染紅了他的手。

──那本該是射殺他的子彈。


狼狽的站起不穩的步伐一步步前進,背上揹著那是他一輩子的摯友。
總是恭敬說著十代首領十代守領──他最信賴的左右手。

咬緊了下唇哽咽,那雨不停的下著他分不清臉上的是淚水還是血,流過臉頰的是暖熱的液體他只是不停的前進。


『……十代守領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他記得,全部都記得。
那時候這讓他頭痛讓他敬而遠之的同學是那麼堅定的說著要跟隨他,奉他為首領甚至能為他犧牲性命。

他早知道了不是嗎?
不論有什麼危險獄寺都會衝過來替他抵擋的──就像那次和柿本千種的戰鬥一樣。

──那本該是射殺他的子彈。


無聲痛哭,模糊的視線他看不清楚,血,那緋紅在他的眼裡暈開來。


沒有太陽沒有暴風沒有雷聲,雨只是不停的下著那厚重的雲層沒有散去的現象,地面上因寒冷和水氣朦朧的霧。


義大利的天空,惡夢。




02

「彭哥列十代首領」哦他記得很清楚,十年前的自己有多麼排斥這個稱呼,從來都不想成為黑手黨也從來都不想把自己的好友們扯進來。

但這是他選擇的路,為了守護重要的東西,那平凡的生活珍惜的人們──是那麼平凡的願望只是渴望每個人都能平安,毫不偉大但那卻是非常純粹的力量
不掩飾也不逃避,不會為了爭奪權勢而揮動拳頭。

這是我們的彭哥列十代,那笑容掛在臉上就像包容一切的大空,那麼溫柔只是因為這是他所選擇的,而他也付出了相當的覺悟,不是嗎?

捨棄了一輩子當個廢材的生活,離開媽媽離開京子離開小春……不會有人在義大利對他溫柔,不能在守護者們面前崩潰。

──可他總是會握著電話聽筒聽著媽媽叮嚀著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京子溫柔的說不要勉強、小春爽朗笑著說阿綱先生我們都在日本等你們──笑著回答但淚流不停,為什麼是他呢?為什麼彭哥列十代一定是要他澤田綱吉呢?



『如果我沒有遇見大家就好了,如果沒有遇見你就好了──!』

怒吼,憤怒夾雜著淚水他瞪著眼前的阿爾柯巴雷諾──依然是那麼故我那麼強勢,他的家庭教師。

笹川了平走後的那一天京子的眼淚讓他心碎,失去了最愛的親人他只能下跪說著對不起對不起
──但是里包恩卻說那是守護者的使命,保護彭哥列首領。

是的如果他沒有遇見大家,沒有遇見里包恩,沒有當上彭哥列十代──

不管是山本、獄寺、了平大哥、雲雀前輩、庫洛姆還有藍波……
他們都有原本就規劃好的人生而一切都因他而起──那些殺戮還有死亡。


『蠢綱,那是你的心底話嗎?』




03

冷,身子縮得更小他把自己藏在黑暗裡。

獄寺隼人
被葬在彭哥列的墓園裡──他親手替他立了墓碑,雨依然不停不停的下那讓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哭泣。
走了晴守走了雷守,一個個都是為了保護他而現在嵐守也離開了。


為什麼走的人不是他呢?


那種被遺留下來的痛苦,被保護的總是要背負著沉重的心碎繼續往前走,疲憊的步伐他只覺得好累──
對黑手黨、對彭哥列、對守護者們的疲累,他逃避了不想再面對。

他只是個平凡人啊。

是個看到屍體看到血會頭暈作嘔、看到子彈看到槍枝會害怕的平凡人啊。

繼承了X的意志,那時候的覺悟早已被自己遺忘,被歲月磨損的是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年──那對一切都依然抱持著希望的想法。
以為只要努力一切就會改變,以為彭哥列被權力玷污了的思想能夠因他而獲得改善。


──但那也只持續到笹川了平被密魯菲奧雷的間諜暗殺那天。


那個總是喊著極限極限的前輩,總是揮動著拳頭以他的生命還有肉體照亮家族的晴守。
再也看不到黃色的火燄燃起,他的匣子被送到京子手上,那是澤田綱吉唯一能從敵人手中奪回的東西。

奪不回的,是人類脆弱的生命。

再也沒辦法無視或刻意忽略自己存在的錯誤。
如果沒有他的話,如果不是他當上十代首領的話──

那是一條條的人命呀,在他佝僂的背上像是一次次的加上沉重的石頭。
再也站不直身,顫抖的手緊握著沒辦法作戰。


──那天起彭哥列十代守領的橙色火燄再也沒有人見過。




04
 
一個拳頭重重的打在牆上加上一聲怒吼,山本武的臉上出現難得的猙獰。
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自己多年來的好友一個個被消滅而自己卻無力挽回,還是為了那張已經失去笑容的大空感到心痛?

他不是不明白。
澤田綱吉的不平凡還有澤田綱吉的平凡──

不平凡的溫柔和看破,那不是一個青少年該擁有的無奈。
平凡的夢想跟期盼,那也不是一個黑手黨首領該有的幼稚心態。

但山本武十年來看著他一步步走過來,或陪在他身邊或跟在他身後。

『Sawada Tsunayoshi,我願跟隨你。』

那是雨守對自己的誓言,當他明白自己的首領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戰之後。


是的曾經他懷疑,黑手黨的利益還有名譽,那些榮耀還有背後的血腥。
想開口阻止好友但發現自己早已不能回頭。

後悔嗎?

山本武你後悔嗎他如此問自己,在父親的死後你後悔嗎?


燃起了藍色的火燄,皺著眉頭他笑了,拿著球棒打開首領辦公室的門。


「阿綱咱們來打個棒球吧。」




05

刺眼的陽光照在他臉上,雙眼周圍那兩圈黑顯出他的疲憊而他不肯入眠。

一閉上眼那些畫面又會浮現,血,還有一具具同伴的屍體。


「嘛阿綱我要投了喔──」


山本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無神的瞳看著那顆球砸到自己臉上。

好痛。

跌坐在地上手握著棒球,盯著瞧這不起眼的小東西勾起了他的回憶。



『果然是個蠢阿綱,只要有你在隊上就一定會輸嘛──記得留下來整理球場。』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在遇到里包恩之前──許久許久以前他依然是個什麼都做不好的廢柴綱時──
哦那時候的他是多麼平凡多麼渺小,小小的世界裡只有他,沒有所謂黑手黨也沒有所謂死氣該有的覺悟──

但他不是笑著的,那時的他是孤獨的沒有朋友沒有夥伴,就連喜歡京子都只能默默的看著其他人追求她。


所以當里包恩問起那是不是他的心底話時他沒有回答,那是嗎?

「……山本……我不曉得我不知道……我好想逃啊──那些問題我不想回答──那是我的真心話嗎?」

望向遠方視線沒有焦點,幽幽地吐出了壓抑許久的話語,流乾了的淚──他疲倦於傷心而他沒辦法再牽動他的笑。



「阿綱,我們之中沒有人是後悔的。」


抬起頭來他愣愣的看著他,山本武的臉上掛著熟悉的笑容。


「騙人──山本你知不知道他們、還有你父親都是因為我才──」


帶點焦急的語氣是想為自己的沮喪辯解吧,沒有說完的話被山本武更燦爛的笑容打斷。


「阿綱,如果當初沒有你阻止我從頂樓跳下去,現在的我就不會在這裡。」


你懂嗎阿綱?
沒有人是後悔的,如果沒有你──

大家不會相遇不會相識不會懂得相惜,珍視自己的還有夥伴們的性命,那些覺悟──


『你的意志,就是我們的意志。』


那是七彩的絢爛,因為有包容一切的大空,所以每個守護者擁有的──
都是燃燒著的,美麗奪目不平凡的火燄。




06

七個指環,七個覺悟。
延續下來的是意志,澤田綱吉,依然是彭哥列十代守領──那片溫柔的大空。

「就把一切毀掉重來吧。」

曾經繼承的錯誤,彭哥列的罪孽。
那讓清澈的瞳裡蒙上陰影的痛苦──

全都毀掉,這是他的覺悟。


爾後,大空微笑。



                                                              《END》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我真的不知道這是喜文還是悲文──只是死了這麼多人我想應該是悲文吧(痛毆)

請不要問我為什麼守護者們的戲份只有這麼幾個,藍波庫洛姆骸大人還有委員長完全都沒有出現XD
但是我覺得那讓阿綱清醒的關鍵勢必要由山本來才是,當然也請不要問我理由。

獄寺死的好慘哪請獄寺迷不要打我。
藍波的死不明不白也請不要揍我。
可憐的了平跟悲傷的京子──說起來我真是對不起你們囧。

沒有什麼CP這只是以阿綱的角度寫的──
當然啦如果要說有隱獄綱或是山綱我也無話可說= =

最後那句話怎麼感覺很像網王某集的單行本《爾後,不二微笑》XD,算了那就當作引用好了。(走開)

亂七八糟的我竄改了家教的故事發展= =(巴)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