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2/14那天下著雨,他記得很清楚那是濛濛的細雨。
就這樣站在雨中她孤單的身影,緊緊摟著懷中的東西仰天讓雨水任意打落在臉上。

春天的雨總是讓人寂寞啊。

並盛的頂樓風有些大的吹著,濕了的髮很快的又被吹乾,那樣的悲傷好淡好淡。
──她沒有哭



這真是個充滿回憶的地方不是嗎?十年前一直以為會持續的生活隨著大家到義大利去後就變了好多。
依然是平凡的但少了感情,沒有事情能讓她大哭或是大笑,渾渾噩噩的過著生活她失去了很多自我。

高中大學到出來當幼稚園老師,一切就像是規劃好的她只是慢慢走著。
十年來的光陰帶走了什麼,那位開朗的三浦春吧。

只有偶爾思念起大家的時候她的嘴角才會不自覺的上揚,即使那都是回憶。

是不是很逞強呢?


明明那麼想和大家在一起卻因為不想看到阿綱先生還有京子在一起的畫面所以選擇留在並盛,等到幾年過了才發覺自己不再那麼在意了卻也找不到理由和大家團聚。

不在意了嗎?

把懷裡的巧克力摟的更緊了,真的不在意了嗎小春?
若是不在意又為什麼做了巧克力,又為什麼來到這裡──

那是她的初戀啊,雖然心酸雖然難受,但那總是她心中美好的事情。

「阿綱先生,小春好想你們大家啊。」




04

她身上蓋著他的西裝外套躺在並盛的接待室裡,滴著水的髮他輕輕的替她擦乾。
……這女人睡得還真熟。

看著她一直抱在懷裡的東西,打開來發現一塊塊包裝得精美的巧克力。
找到了自己的那份寫著「雲雀先生」很自動的把它吃掉,2/14啊,還真是草食動物們喜歡的日子。

10年前第一次在澤田綱吉家見到這女人是因為那個叫做墨──墨什麼東西去的──不重要反正就是個喜歡裝死的草食動物。
那時的雲雀恭彌還是個整日與血腥為伍,女人們只敢遠觀不敢接觸的並盛帝王。

直到他遇到三浦春。

當然當時那種莫名奇妙的悸動讓他嗤之以鼻,咬殺了更多人以為這樣就能忽略那種愚蠢的感覺。
但是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的目光總是在尋找,在澤田綱吉那群草食動物堆裡尋找那和他有同樣髮色的身影。

她老是穿著綠中的制服一直到大空之戰那天穿著並中的制服出現,是的那次他開始不否認,不否認這女孩對他而言確實有些特別。

──至少並中的制服穿在她身上不會讓他覺得很難看。



「诶雲雀前輩你這樣說不對喔,京子穿起來也很好看啊。」

下場很清楚的我們親愛的綱吉一定又被咬殺了,不過選擇護妻的阿綱你勇氣可嘉只是選錯時機講了。
再怎麼說澤田綱吉還是雲雀恭彌的情敵呀,不,或許連那個喜歡玩炸彈的笨蛋還有只會打棒球的蠢蛋也是他的敵人。

所以他把後面那兩個人也打到要送醫院之後一個人回到日本,心機重的委員長搶在2/14這天就只是想吃現在手上的巧克力?

怎麼可能。

看著袋子裡其他那幾個寫著「獄寺」、「山本先生」還有那包最大包的「阿綱先生」,心裡正盤算著是要燒了還是扔到河裡時可愛的女主角醒了。


「……恭彌……」


一秒兩秒三秒……


啥?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這篇拖好久喔不過因為基測就只剩下60幾天了所以請各位原諒我ˇˇ(毆)
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啊──不過我很喜歡這樣子心機重的委員長(喂喂)

可愛的小春妳還沒發覺自己已經上了賊船了阿彌陀佛。

我們會替妳祈禱的阿們,還有巧克力不可以丟掉──孩子們不要學會被雷公打的喲,而且那個人叫做墨列堤喔請大家不要忘了他。(走開)

總之下一篇可能要等到很久以後了吧XDD,考試好多啊真是難過。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金
  • 加油.我很期待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