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樂尼洛 X 拉爾˙米爾奇
◎甜文──應該不是(毆)
◎可拉第一次創作請多多指教ˇˇ



我抬頭,美麗的蒼穹。
湛藍的色澤,你的眸還有你的笑。

                                        By 云步《最後抬頭看天空裡的那隻鷹》



00


密魯菲奧雷家族完全瓦解後白蘭失去蹤跡,而在澤田綱吉心軟之下存活下來的入江正一則是被關在當初束縛霧守的的水牢裡。

從十年前來的守護者們順利回到過去,一切又恢復和平。





01


黑色的長髮被風吹得更加凌亂,七個顏色的奶嘴從白蘭手上拿回之後分別葬在這個山坡上的墓園裡。這是屬於阿爾柯巴雷諾的地方,她想,讓他們這些終其一生中都在廝殺過活的殘酷詛咒結束在這麼美麗的地方,這應該是黑手黨對他們最大的仁慈了吧。


「七個,剛好。」


沒有第八個,這裡沒有屬於她這個不成材的人的空間。

苦笑了下把帶來的花插在藍色奶嘴的墓前,墓碑上貼著他還未變成小嬰兒模樣前的照片,旁邊斜掛著那條貼著01的迷彩頭巾。找不到他們的屍體而棺材裡的只有奶嘴,是說被詛咒的他們連死後都不留下痕跡嗎?


「你這傢伙一定在某個地方嘲笑我吧。」


當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她是拚了命想逃離他身邊,不願讓他觸動自己心弦而今她卻天天來到這個杳無人煙的地方報到。

這個20多歲的外表卻已經活了兩次。里包恩常對十年前的澤田綱吉說她最佳的武器就是冷靜,那只是因為她看過太多事情而擁有比他們更多的經歷罷了──不論她願不願意。






02


『但是妳應該見識過了,拉爾˙米爾奇,那種連詛咒都毫不畏懼的人類的力量。』


言猶在耳,雖然當初她一點都不看好那群小鬼但她不得不承認,那的確是他們最後的希望。

事情過了快一年,不論是黑手黨失去阿爾柯巴雷諾的重大損失還是彭哥列找尋下一代首領的事情都已經告了一個段落。澤田綱吉在事件過後遺體被榮送回義大利彭哥列各代首領的墓園裡,並盛的基地依然是由將尼二一手打理。


『我是不會接澤田綱吉那鼠輩的爛攤子的。』


XANXUS,狂妄依舊惡劣依舊的另一位候選人,雖然依規定在下一代首領出現前必須由他暫代首領的位置,但看來10年給他的歷練讓他成長了不少而不再依戀權力和地位。

而澤田家光把門外顧問的身分傳給了她,第二號人物的責任全落到她身上,不但要維持家族的協調、善後白蘭事件帶給黑手黨的傷害,還得在時間內找出下一代首領的候選人並給予訓練──

忙碌的過程中唯有掃墓這件事能讓她放鬆些,原本並不打算每天來但下意識卻越來越依賴這個靜謐的地方。


"Ben vivere."(註1)


那個從戰場上帶回來的口信,活下去,他最後想要告訴她的話語;他為她擋下了詛咒後,用著稚氣的童音告訴她的那句話,依舊。


「我活得很好喔,臭小子。」


護目鏡以及披風擱在一旁的草地上,不論天氣好壞這裡的風總是不停地吹著,一波波的草浪擺盪,這樣的情景讓她不禁整個人鬆懈顯露出連日來奔波的疲憊,靠著墓旁的大果樹靜靜的閉上眼。






03


『明明拉爾只大了我兩歲卻要叫妳教官好奇怪喔!叫妳拉爾就好了嘛!』


戴著軍官帽的黑髮女人頓了下行走的動作很快地恢復速度,冷靜,她這麼告訴自己,別為這種蠢貨背上濫用槍械的罪名。


『喂喂!拉爾!』


儘管心中已經把走在她身後的那個金髮男孩罵得狗血淋頭,身為教官的她還是很維持形象地轉過頭去。


『01,你如果沒有重要的事就退下吧。』


這批新進的隊員裡她不可否認他的確是最有潛力的,槍枝的使用精確、對於臨場危機也能冷靜處理,訓練場的教練於是把他移交給她教導。01,那是他的代號──代表他是第一個有資格成為她學生的人。

──而他也欣喜地收下她給他的別章,笑著對她說『這是我和拉爾的關係證明呢!』


對他而言他們是什麼關係呢?


那些日子裡她戰戰兢兢,深怕一不小心洩漏自己最真實的心情,她沒辦法忽視他在她心中越來越龐大的身影、更沒辦法在看著鏡子時欺騙自己。

是啊她多麼不想成為那所謂最強的嬰兒,若是能這麼一直下去,有他在身邊那樣打打鬧鬧該是件多美好的事情?但總是天不從人願,她有她的使命、而他有他該走的未來──而她很清楚在他的世界裡不該有她。 

拉爾˙米爾奇,被詛咒的嬰兒

這麼悲哀的身分打從一開始就不該與他交集,是她的自私她是如此地在意那金頭髮溫暖燦爛的笑容。她不想傷害他卻不曉得該怎麼保持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了讓她害怕;太遠了卻又讓他起疑──


『拉爾˙米爾奇,或許妳太小看他了。』


聲稱是他的兒時玩伴而不時出現在COMSUBIN的軍事基地,另一個她想逃離的對象。那傢伙的眼睛就像是看透了所有似的讓她心慌,黑色帽子底下的詭異笑容告訴她,在她心情亂得像揪在一起的毛球那樣的時候。

用盡了言語和行動只想讓他遠離,陌生的稱謂在他出現在集合的那天後消逝。她永遠忘不了那天她是多麼聲嘶力竭地呼喚他的名──可樂尼諾。一次又一次心痛的聲音像是蒼野裡悲傷的狼──他為她擋下了詛咒而她卻無力挽回。


『嘿拉爾,妳總算不再叫我01了呢。』


兩人成為嬰兒前那是他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稚氣的臉在醒來後要她好好活著長大──就這麼一去不回。愧疚悲傷氣憤驚慌還有羞赧讓她沒有握住他半開玩笑伸出的那隻手,再次見到他卻已經是戰場上殘留的那條頭巾還有別章,迷彩色的匣子以及那句話。


"Ben vivere."






04


這輩子她只會為了那男孩的事失去冷靜,你問她在那護目鏡下會為了什麼哭泣。後悔,她這麼說。

她後悔遇見可樂尼洛;後悔成為他的教官;後悔自己沒來得及阻止他的行動;後悔自己沒好好握住他的手;後悔在白蘭放出非73射線的時候自己居然採取不了行動。


──後悔沒說出那句話,喜歡他的那句話。






05


「我喜歡你呀,混帳。」

露出一抹無奈卻又柔情的笑,被詛咒侵蝕的痕跡掩蓋不了她的美麗而那雙琥珀色的眼直愣愣往天邊望去。那隻鷹。



最後抬頭看天空裡的那隻鷹。




finˇˇ

註1:義大利語,意思是「活下去。」但由於在下是從google的翻譯器裡翻到這句話所以也不知道精確度多少囧,若是有大大能夠給在下更好的翻譯請幫在下這個忙吧=口=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這篇躺了更久呀囧,雖然在下非常喜歡可拉這個cp但礙於文筆太差所以遲遲不敢po上,但秉持著「看到可拉的照片就會想哭」的精神我總是想讓拉爾好好紓發一下(啥)。關於拉爾雖然有很多人說她是阿爾柯巴雷諾的一員,但每次有人這麼說在下就很想把電腦砸了/拿漫畫砸在那人臉上,拜託請不要再這麼說了這會使在下黑化的(喂喂)。

總之雖然拙的要死而且還很傷眼但還是請大大們給些指教吧=ˇ=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