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那是一段說起來會讓他淡淡臉紅讓她靦腆笑著的故事,有著蓬鬆亂髮加上兩隻牛角的你這麼說,對那兩個人來說愛情就像是太陽一樣──平靜的淡淡的是冬天裡的暖陽。

「他會回來的我知道,就像隔了很久卻一定會升起的太陽。」

她相信,即便那封從義大利捎回並盛的口信是那麼令人心寒──戰場上碎裂的晴系指環、時我流和拳擊手套的匣子,以及她特地為他縫製的中國式護身符。沒有任何人的屍體倒在那裡卻有大量的血跡,他就這樣在一個月前失去蹤影──即便如此她依然相信他會回來。

「哪藍波你說,他回來的時候我煮拉麵給他這樣好嗎?」
「我現在很努力的在和川平大叔學著呢!拉麵這種東西雖然看起來很容易但實際上很多學問的。」

女孩撐起笑但你能很清楚看到她哭腫的雙眼還有布滿血絲的黑色眼眸,多麼心酸的一張臉而你不願戳破,是啊了平大哥會很開心的。聽見你的回答那女孩皺著眉似乎是嘗試著忍住眼淚,泛著淚光閃閃發亮的眼睛向著你望卻沒有聚焦,你知道她的目光不是在你身上。


『哪,藍波,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了平先生哪!』


你沒有忘記她是多麼雀躍地和你分享戀愛的喜悅,滔滔不絕的言語你耐著「青梅竹馬」的性子靜靜地聽她說即使你心裡有如刀割。鼓勵她主動對他表白、替她製造兩人獨處的機會、自願把阿綱大哥交給自己回並盛的任務讓給他──所有的所有都只為了看見她在兩人短暫的重聚後對自己露出的愉悅笑容。

是的誰都沒有想到笹川了平和一平是兩情相悅,更沒有想到花花公子藍波表面上不在乎卻也深深愛戀著那女孩。

沒有所謂的三角戀愛一切都只是你的單相思,你輕嗤幼稚的自己不懂得把握,等到心智成熟了卻發現自己喜歡的女孩心早已屬於另一個人。拚命的告訴自己「要、忍、耐──」卻淚如雨下,失戀之後你把十年後火箭筒還給波維諾的老大,你告訴自己不能再逃避。


『能看到一平妳開心藍波大人我心情也很好呀哈哈!』


他一定會回來,你也這麼相信。他承諾過你會好好守護那女孩的笑容,就憑著這點他一定得回來


「放心吧一平,了平大哥一定會很開心的。」






05


義大利的冬天天空總是一片陰暗,不時的下著冰冷的雨一次又一次把他打醒。拖著疲憊的身軀那些傷早已麻木,血在傷口凝固他心底只有一個聲音──我等你回來。

離開她已經兩個月了而今他們失去聯絡,不論對方或是自己都沒有手下留情造成今天這種局面,兩敗俱傷。身上除了殘破的衣服只剩下手裡握著的師父的遺物──要拉爾˙米爾奇活下去的話語、迷彩色的頭巾和匣子。

她溫柔的話語是他撐下去的動力。記憶是那麼鮮明,她那不捨的表情還有下定決心的堅毅,用著了然的笑容送他離開。


好想好想再次擁她入懷。那女孩。


就離基地不遠了,他重新振作精神一跛一跛的朝著太陽升起的方向走去,the sun will rise,是的就算這讓人心寒的雨不停地下著,他依然相信太陽總會升起──就像她始終如一的美麗笑容。


「一平……」


輕聲低喃,飢餓和寒冷摻雜著些許的疼痛,又一次陷入昏厥前他放出身上僅存的最後一枚信號彈,我在這裡,一平,我在這裡。






06


看著她沉睡的臉他不自覺的輕輕用手撫著那秀麗的黑色長髮,十年來訓練出來的紳士風度告訴自己不能踰矩,忍住了想要吻她的衝動只是嘆了口氣幫她把被子拉高,榻榻米的香味就像是一平給人的感覺,清淡卻又讓人眷戀。

曾經他可笑的以為只要閉上一隻眼,就能看不見視線中的另一個人。但事實證明了他無法忽視女孩和那人在一起時比誰都耀眼的笑容,聽著她嘴裡念著的另一個人的名,他否認那是忌妒。只是有些悲傷,就只是這樣而已藍波他這麼說服眼淚流不停的自己。

坐在牆角男孩默默地望著她的臉,落日的金黃色光輝落在女孩消瘦許多的臉上。黑暗又將籠罩大地而他們會一次又一次的祈禱太陽升起,重新映照在皚皚的雪地上。


「了……平……先生」


女孩不安的睡臉嘴裡吐出心酸的呼喚,牆角的那男孩瑟縮了下把頭埋進弓起的膝蓋──「要、忍、耐……」



冬天的夜──很長。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搞什麼東西呀(拍桌),這不是平平嘛怎麼變成藍→平了囧!
如果有這麼想的親請容許在下說聲抱歉因為不知道怎麼接比較好(喂),所以就讓藍波出來串串門子(毆),話說這篇大哥的戲份還真少(走開)

耶──就快結束了在下是這麼想的(喂喂喂),果然還是中短篇比較適合在下呀因為打不長。

總之請多指教,謝謝喜歡平平的親們=ˇ=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