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那是一片令她絕望的黑,濃濃的血腥味在空氣中散不開,伸手不見五指她跪爬地試著用顫抖的手觸摸四周。才剛觸碰到冰冷潮濕的東西周圍便響起了一陣低沉的狂笑,似嘲弄又似指責,那物體開始發亮而她有些不能適應的瞇著眼而後視線漸漸變得清晰。

隱沒在黑暗裡唯一她看得見的東西──那是他血淋淋的首級。

瞠大的眼直愣愣地盯著,一切來得太突然哽在嘴裡的了平先生念不出來,發出咿呀的單音節她無法控制地開始淚流滿面,這是騙人的吧?

纖細的脖子忽然被黑暗裡伸出的一雙雙血手掐住,呼吸困難她痛苦地看著他像殭屍一樣紫黑的臉上充滿血,冰冷的視線對上她的,那嘴角勾起一抹笑,一個人死太寂寞了他這麼說。


『妳會和我在一起的對吧。』


眼睛突然睜大她全身是汗的從夢中驚醒,急促的呼吸聲她一次又一次的喊著他的名,慌亂的手想要抹去臉上的淚但驚恐早已盤據在心上,即使這不是第一次夢到他的死亡了,但沒有一次比這次更殘酷,即使她比誰都明白、比誰都明白……


這是黑手黨啊一平,妳怎能天真的認為他一定會平安歸來?



天怎麼還不亮她歇斯底里的問著,緊抱自己的頭散落的黑色髮絲在此刻看起來卻像是纏著她不放的夢魘,平時冷靜堅強的外表瓦解,師父說習武之人的情緒不能起伏等類的教訓她現在一句也想不起來。


這夜──好長。






08

再次甦醒看著陌生的天花板,消毒水的味道充斥在鼻腔裡他皺了皺眉。吃力的坐起身來忽地傳來一記悶痛,看著綁在肚子上的繃帶開始滲血,傷口裂開了嗎他這麼輕聲問。


「喂喂臭小子你醒啦!」


回神看著推開房門的來人,那囂張的笑臉還有高分貝的嗓音,好久不見了史庫瓦羅他苦笑著回應他,你們找到我啦


「喂喂找到你的人是魯斯里亞可不是我,不對重點不在這,其他家族的首領以及彭哥列的高層領袖有任務要你去辦,說是你醒了就要召開會議了。」


沉下臉他靜默了半晌,好一會兒他點點頭說我明白了,我馬上過去。


「你們有通知並盛基地說找到我了嗎?」


一邊撐起有些老舊而發出吱吱聲的柺杖,一邊在穿著的病人服外披上西裝外套,臨時想起他失蹤已經一個月的事情。站在門口靠著牆的銀色長髮男子沉默了很久說了聲「小子,我明白你想要報平安的心情,但不是現在,誰知道你又要接到什麼任務不要讓他們空歡喜吧。」


「是嗎……說的也是。」


木訥的眼神,他一蹬一蹬地走在舖著地毯的走廊上,現在他的身分又從笹川了平變成彭哥列的晴之守護者。所有的努力都被列成對彭哥列的效忠,呵,他皺眉,至今為止守護者們做的一切都只為了他們唯一跟隨的男人,而如今那名為澤田綱吉──那他打從心底尊敬的男人在彭哥列的罪孽下死去。即便如此他還是得為了黑手黨工作嗎?

腦中浮現夢裡那女孩在黑暗裡崩潰哭泣的情景,伸出雙手想要擁抱她卻發現前進不了,喊出一次次的一平聲音卻傳不到她身旁,他又急又慌,我在這裡啊一平,不要哭啊一平。

心被揪緊,難受的感覺揮之不去。

打開會議室的大門他看見他厭惡的一張張臉還有落地窗外的一片黑,已然皺著的眉頭變得更深──


原來,天還沒亮。






09

『了平先生總是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的……』


他看著她緊繃的臉認真地替他包紮上藥,想告訴她其實靠他的晴系火焰就能輕鬆的治癒傷口──然而看見她為他擔心的樣子不由得暗自感到開心。

多年前他在道館裡喜歡上突然從10年後跑來的這女孩,後來得知她就是一直在身邊的小鬼之一他就決定要好好守護她長大。京子問了他理由他支支吾吾的回答男孩子本來就要極限地保護女孩子啊!他不曉得自己有沒有臉紅但是妹妹聽了之後的笑容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是喜歡她的。就算章魚頭笑他戀童癖、就算藍波那小鬼老是在她身邊轉啊轉的──他喜歡她,無庸置疑的。

現在她長大了而且出落的讓他更移不開目光。10年來深深的眷戀他試著小心地隱藏在心底,然而他沒辦法否認他好幾次有想把她擁入懷裡的衝動,不管是她端著拉麵露出溫柔的笑容看著他時、還是她拿出手帕著急地替他止血的現在。


『因為我的座右銘是極限嘛!』


想安撫她的緊張但卻引來她的氣憤,看到她泛淚的眼他啞了口不知該怎麼辦,然後她這麼說──


『總是極限極限的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呢?雖然京子姐姐跟我說如果了平先生不這樣就不像了平先生了──但是但是我會擔心會心疼會難過啊!每次看到了平先生你不是流了血就是斷了骨頭,再怎麼好的身體都不是這樣殘害的呀!』


她一大串的唸完之後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紅了臉從他眼前想離開,他愣了很久的大腦還沒有重新運作手就不假思索的伸出去從背後抱住她。

懷中的人掙扎了會兒後來便緊張的停止不動,很小聲的問他有沒有撞痛傷口──他的回答是把她摟得更緊,一方面是不願放開一方面是不想讓她看見自己滿臉通紅的樣子。


『一平……』


良久他開口,感覺到她震了一下讓他也跟著不好意思。但他有話要告訴她,除了要告訴她他的心情之外還得告訴她的事情。


『我得去救可樂尼諾師父。』
『然後……假如任務能夠順利完成我能夠平安回來的話──我有話想跟妳說。』


她的沉默讓他不安,等待的時間每一秒感覺都好漫長。
然後一滴兩滴溫熱的液體落在他環住她的手臂上,她哽咽的聲音清晰的咬字傳到他耳裡。


我等你回來。


那天晚上,下了雪。






踏在雪地上的腳印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3篇結束了好短(被巴)
結果最後以不清不楚的結局收場?媽呀在下真的只能說自己無能到了一個極限了(喂)
但是打到這裡真的覺得這篇故事結束了,在下想要再接也不知道要怎麼接下去──大概是想要表達出無止盡的等待吧(挖哩咧靠)

但這並不是悲我想(閉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步 的頭像
云步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掩面哭懺
  • 喔喔我想要甜蜜一點的啦(靠)

    喔喔告訴我大哥最後和一平是快快樂樂在一起的啦(撞牆)
    什麼悲文結局都是幻覺、是幻覺(哭)

    阿云云你這樣的結局出乎我意料之外啦,星期一偷偷上來就看見有點悲的平平讓我好心痛喔搭上今天發的小考成績的話更心酸(靠)


    所以要是我某天突發奇想來篇平平後續阿云你就別在意(喂)
    好啦、還是恭喜阿云完坑ˇ我也要好好努力度過難關XD是說鮮同人我目前都還沒動筆冏,還有明年阿云生賀外加阿霧的生賀@@

    喔喔是說阿霧生賀應該也是子世代,所以晴彥晴子借我一下(靠妳滾啦)
  • 唔喔其實打完之後在下有想打一篇平平的聖誕賀文這樣(掩面)
    想要補償這兩個孩子被在下摧殘成這付德行吧,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在今年完成不過在下預定要打一篇甜文(不要相信)

    真的很悲嗎可是在下真的.......(掩面)
    事實上今天發了月考成績單讓在下也很心酸所以才會跑出悲文來吧(靠)

    沒關係阿懺儘管打,大哥和一平美好的結局就靠阿懺拯救了(咦好像跟什麼東西重疊了)
    是啊完了一個坑雖然很隨便(喂)

    放心我家兩個孩子非常禁得起摧殘的阿懺儘管拿去玩(毆飛)

    云步 於 2008/12/22 18: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