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設定有(私心很重我知道)
◎是說這篇文章到底怎麼生出來的請不要問我(滾)
◎委員長原諒我忘了七夕賀文這回事(不需要)
◎清水吧我想(毆)


點綴在天藍色畫布上的牛奶白。

                                 By 云步《畫》




00


孩子們是最純真的畫家,你這麼說,他們會在看到朵朵白雲時會輕輕的用手勾劃它的形狀。在那片天藍色的畫布上。






01


是說當旁人問起「小春妳和雲雀前輩在交往嗎」等類的問題時她的沉默並不是不好意思而羞於回答,而是因為連她本人也不曉得兩人的關係究竟是什麼。

他們會靜靜的牽手會在離別前有個淡淡的吻,但除此之外不會再有更多。一切就好像天空裡的白雲那樣平凡自然,不會拘束也不會變成負累,這樣的關係像是永遠都會存在但又好像輕輕一揮就會化成風不見。


是那樣的平淡。


你問小春她愛不愛雲雀她會笑著跟你說那當然,你若是又問那麼雲雀呢,她或許會偏了偏頭說聲雲雀先生應該也愛小春的吧。

句子是不堅定的組合但不論是她臉上的表情還是說話的語氣你都能感受到她對他的信任,但話說到這裡就會結束,她不會拉著你的手興高采烈的跟你說兩人相識的經過,也不會眉飛色舞的和你討論她所認識的雲雀恭彌還有你認知裡的雲雀恭彌之間的差異。


她只會輕輕的啜著溫度還有些燙嘴的咖啡,望向Coffee Fiorian(註)的格子窗外。漾起若有似無的笑容說唉呀今天的天空真漂亮。






02


踏進裝潢簡單透光的小公寓她噗嚕一聲慵懶地躺進米白色的真皮沙發,巧克力色的眼睛瞪著天花板不久便在臉上勾起好似滿足的笑。一個禮拜前她獨自踩著高大的A型梯,拿著油漆刷把本來斑駁的天花板漆成淡淡的粉藍色。

當他帶著她喜愛的蒙布朗來到這裡時她本來沒有預期他會發現,那是那麼淡、那麼淡的藍色只比白又多了一點點,而他居然在一踏進門口的時候就問她為什麼不找他幫忙。


『這樣很危險三浦春。』


他的擔心寫在臉上還有一些些的憤怒,為了安撫,她難得主動的湊上他的唇笑說小春這不是沒事嘛。看他原本蹙著的眉頭鬆開嘆口氣說,不用顧慮我在工作,下次這種事找我。


『很漂亮的藍色。』


他的評語是對她而言最美好的獎勵,愣了下之後開心地吃著萌布朗那時她露出的就是現在這個笑容。


「哪雲雀先生,小春把天空和白雲的顏色混在一起了喔!」


不期待他明白自己的笑裡隱藏的心情,把雙手伸高伸直,手掌兩個五大大的打開,女孩一邊流淚一邊笑著說,是啊這是小春的天空






03


一年前的10月14日澤田京子在所有人的陪伴下死在澤田綱吉的胳臂中,不是因為黑手黨的戰爭也不是彭哥列以往罪孽引來的仇恨,一切都只是命運很不公平地隨便決定了她的生死,腦瘤。

那麼體貼的京子要怎麼在看見丈夫一天的疲累後告訴他身體有些不適?那麼善良的京子怎麼可能在小春喜孜孜地談論她的戀情時打斷她的喜悅?

她不願意但耳朵開始聽不清楚,她不肯屈服但走路開始不穩。最後那次昏迷過後她再也沒有醒來,一切來得如此突然而那是她最後留下給澤田綱吉的生日禮物──她的死亡。

從那之後你看不到十代首領溫柔的笑容,看不到晴守不顧一切地揮舞拳頭,看不到三浦春大剌剌的燦爛笑容。沒有人說出口但彭哥列十代家族確實籠罩著一片陰霾而那是誰也無力改變的,不論是再強大的火焰或是再堅定的覺悟都是無法改變的,失去一個人的心痛

很多東西都變了,即使不說十年前十年後的差別,那個有著療傷撫慰人心作用的太陽般的女孩不在了,對他們而言那都足以讓他們的世界改變而崩盤。

你不能用同樣悲傷的樣子問候他們說「她還在的啊活在我們心中」,因為你不明白他們的痛;你不能故作憤怒地斥責他們「你們這樣要京子怎麼安心」,因為她走得太急沒有留下太多話語徒留下他們深深的遺憾,對他們來說京子若是不安心是不是就能進到他們的夢裡、或是徘徊在他們身邊呢?


三浦春沒有辦法否認京子的死是她無法踏出下一步的原因,她後悔她自責,氣憤自己沒有發現她的異樣只顧著談自己的事情而忘了問她好不好,難過當她在記憶庫裡搜尋想起她最後說的話依然是要自己好好加油把握的話語。


『小春不要將來雲雀先生也跟阿綱先生一樣。』


一樣在失去她的時候悲傷得再也提不起笑,眼淚流乾直到無神的瞳孔已經無法聚焦,躺在床上感受不到疲累只有深深的眷戀,懷念著他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懷念她的笑容帶給他的勇氣。


『三浦春妳這是在逃避。』


她只是拚命搖著頭剪短了的黑髮隨著舞動,抬起蓄滿淚的汪汪大眸皺眉說道雲雀先生小春需要時間,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


『我會等。』


那三個字比起我愛你更深刻的留在她心上,是說就算她畏懼她害怕,那也像令人安心的咒語一樣支持她要她繼續往前行,她知道他會在前方等她走到他身旁。






04


她會在躺在軟軟的青草地上吹著風時想起和京子談論過的夢想,溫暖的熱帶小島還有漂亮的洋裝,那些青澀時代的她們說著的天馬行空還有不切實際,說著的淡淡愛情還有蛋糕的甜蜜味道。

十年前的她們就像是純粹的天藍色一樣開朗活潑,有朝氣的國中生笑容就是她們最大的招牌。後來那一片藍多了幾點白,混濁的像是牛奶那樣的白,不清楚的顏色是增加在她們生命裡的生死分離、罪惡血腥,還有無奈的看破包容。

每次當殺手出現時身邊的男人會把她們的頭緊緊壓在懷裡說聲別看之後聽到一聲槍響後就這麼結束,一切進行的就像是理所當然而迅速,但事實則是世界上又有一個人或更多人的生命結束在她們周圍。


不清澈的白以及簡單純粹的藍。


可能你會反駁最乾淨的顏色不該是纯潔的白色嗎,那歷經滄桑卻還是撐起笑的女孩會苦笑著告訴你。


『小春的天空已經分不出藍色和白色了。』






05


他包容她的任性也包容她的恐懼,當他看著女孩的繪圖日記本從十年前每天簡單的藍到多出一點一點的白,最後整片畫面呈現不分明的粉藍色後他明白了所有事情。

明白她的不願意,明白她的寂寞,明白她的堅強,明白她想愛卻又不敢愛的頹喪心情。

對她而言在意的不是黑手黨不是彭哥列不是他們手上的罪孽,而是一旦她選擇往前走那天空將會變得更加更加混濁,最後成為一片白,令她絕望的白。


那不是她要的未來,不是她要他們之間所謂的未來。






06


於是,隔天穿著黑色西裝的委員長拿著一桶天藍色的油漆出現在三浦春家門口。






畫。



finˇˇˇ

註:Coffee Fiorian,《ARIA水星領航員》VOL5.的咖啡店。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不要問在下這是啥(奔走),請視它為中暑後的不明產物吧不要管在下了(掩面揮手)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在火星與地球間猶豫的某人
  • 媽呀看到這篇讓我想念地球(掩面)

    好久沒看見雲春了QQ
    喔喔阿云你這篇我好愛喔///
    是說最近俺也想試試看平平ˇ
    但是俺沒靈感(汗)不是、是俺坑太多(炸)
  • 阿拉這篇如果能讓阿懺快點回地球在下會很光榮的(啥)
    雲春嗎我想還是在下的最愛吧。
    (目前雲春〉獄春〉山春)這樣......

    真的嗎?!
    哦哦如果阿懺能夠敲出平平在下會很開心的,這對cp實在太少人愛了請幫在下推廣出去吧(燦笑)

    是說現在講到「大哥」大家都只會想到龐青雲都不會想到了平唉(不對妳偏題了)

    阿懺快回來哦(招魂)

    云步 於 2008/08/16 00: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