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春第二次創作請多多指教ˇˇ
◎甜不起來,在下非常努力了orz

──此文贈給9/1生日的阿懺懺,阿懺請笑納,是說生日快樂呀!──  




夏天,一閃一閃的那些回憶。
 
                                           By 云步《螢火蟲》





00


那是個非常適合打棒球或是到游泳池游泳的夏天。






01


夏天到了,十年前總是綁著高高的馬尾的那女孩曾經咧著燦爛的笑容大聲地告訴他,哪,獄寺,夏天到了呢!

在義大利度過的這幾年要說他不曾想念那肯定是在開玩笑,就連藍波那蠢貨都會在他任務結束而腦袋放空望著星夜的時候問他,獄寺先生是不是很想念小春小姐呢?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蠢牛變得成熟對他的稱呼也從笨蛋之類的換成獄寺先生了?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逐漸發現自己對那女人的心情?

總是有人說不要等到失去了才開始後悔,每每他聽到都只能嗤笑,從來他就沒有擁有過她,從來就沒有。那女人的心意如此明顯地向著十代首領他又能如何?

除了逃開她逃離日本,除了不接她電話聽她問著首領的近況、或是不接回並盛的任務以外──


他還能做什麼?


他小氣的不想為她打氣,任性的不願支持她的單戀;他不想當什麼文言小說裡的悲情男主角,既然她想要的故事裡沒有他那他又何苦硬是闖進她的世界?

三浦春那蠢女人不需要自己的加油也能堅持自己的愛情他總用這個當藉口迴避山本的問題,他可以看出山本眼裡的不諒解還有無奈,嘛,小春很想你,找個時間回去看看她有什麼不好?

沒有什麼不好啊棒球笨蛋,只是我沒辦法保證自己看到她會不會失控啊他皺眉忍下了想說的話,我的事不用你管他是這麼回答。

你說他不健康的愛情心態會傷了很多人但他雖然外表堅毅不屈心思卻比誰都還要細膩,他又何嘗沒受傷?在他思維中那可笑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會成功的戀情裡。

按壓著疼痛的太陽穴他摘下眼鏡嘆了口長氣,停下手邊的工作這是第幾天加班到深夜了?打開嵐守辦公室的落地窗本來空調在25度的房裡灌來一陣熱風。


夏天到了。





02


多少年裡她還能指著初中時的畢業紀念冊一一指出班上的同學並唸出名字?多少年裡她還能把那些歡笑深深回憶起?

當24歲的三浦春試著回想10年前在綠中的自己卻發現那些印象變得朦朧一片,初中的那三年大家不是努力地拚著升高中的入學考就是談論著彼此的戀情,而在她那本顏色淡去鉛筆的痕跡漸漸模糊的日記本滿滿的卻都是和阿綱先生、和大家的回憶。

那種惆悵,那種淡淡的憂傷是沒辦法用言語解釋得清的,自從他們初中畢業都去了義大利之後她的過去就好像消失一樣,她試問自己是否存在於那三年裡?和他們在一起的三年裡。


沒有人能陪她一起看著照片歡笑,大笑著談論那些青春年華。

沒有人能陪她一起走過那些曾經留下的足跡,一一回味當時的情景。


她一個人想念一個人孤單一個人寂寞,那種什麼東西缺了掉了的感覺不是每天和奈奈伯母和山本伯父見面聊天能夠補足的。就連京子也在高中畢業後隨著阿綱先生到義大利去,小春是不是被拋下了諸如此類的消極念頭你不能要她不想,她是如此無奈地露出平常的笑容。


即使山本先生或雲雀先生有事沒事就會回並盛來看她,即使阿綱先生和京子會在每年的節慶都寄卡片回來,即使了平大哥偶爾會在回來找一平的時候順便帶點伴手禮給她──


那是填補不起來的,心中的洞。


十年來沒有特別剪短而留長到腰際的細柔長髮隨風飄起,稍嫌有點悶熱的夜晚吹來一陣涼風。走在河堤邊上她停下腳步把手上的教材還有幼稚園小朋友們交給她的蠟筆畫擱下,咚一聲呈大字型的躺在草地上。

那時他們一起在廟會結束後看煙火,曾經嬉嬉鬧鬧的歲月已經成為過往而她卻頻頻回首駐足不前,她會問自己為何捨不下,她即使和他們走上不同的道路她也依然該過著她的人生,為什麼要一直固執地眷戀於他們?


明明老師就說過退一步,海闊天空。


但每每當她試著這麼說服自己卻在不經意間淚流滿面,她如何捨得下?

那是對她來說那麼重要的回憶,她的笑容她的幸福美好都因有那段時光才成立,沒有十年前的三浦春又何來如今的自己?

她不是不明白他們是為了什麼不讓她跟去,對他們來說他們已經沒有餘力去照顧自已,京子是以首領夫人的身分進入彭哥列家族那她呢?

於是最後她選擇了留在並盛安分守己地成為幼稚園老師,默默地在這裡守著她不想失去的東西。



────偉大的Albert Einstein曾經說過若人的速度能等同光速那麼時間就能靜止,超越光速的話時光就能倒流。



她曾經把馬尾高高紮起吸了一大口氣在馬路上奮力奔跑,一步又一步的跨感覺景物建築還有周圍的人不停閃過她只是不停不停地奔跑。是不是跑到極限小春就能跳躍時空回到那個美好的回憶裡?


把手舉高看著自己的手掌似乎能握住整個星空,一時間忘卻剛剛想的那些事情嘻嘻地笑了下輕輕的哼起歌來。


哎呀夏天到了呢。






03


「靠!好痛!」


慘叫聲從彭哥列的醫護室傳來路過的人都不禁探頭進去問發生什麼事了,嵐守大人您沒事吧這句話他今天聽了超過二十次。輕觸臉上的紗布深深的皺起眉頭,有些憤怒但不是因為走在走廊上手下們投來同情的眼光。

而是因為雲雀恭彌,那拿著拐子在今天早上他好不容易忙完正想回休息室休息時咬殺他的混帳!


「呿!搞什麼嘛──」


獄寺隼人你若是再維持比草履蟲還不如的生存方式就別怪我搶走三浦春。


什麼東西啊沒頭沒腦的丟下這句話把他打得鼻青臉腫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離開,是說要不是他累得實在沒有力氣那傢伙怎麼可能毫髮無傷?而且就算聰明如他獄寺隼人彭哥列十代首領最得力的左右手──這樣一句沒有前文沒有後文的恐嚇比中國那位至聖先師說的話還難懂!


「靠你以為我不想讓你搶嗎混帳!」


不是他願意如此逃避而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希望啊,三浦春對首領的執著他看在眼底更曾打從心底祝福她能幸福,即便他表面上總是阻撓她打擾首領和首領夫人──但他怎麼可能不希望她快樂?

但那樣的快樂不是他給的起的那他又何必巴在她身旁?


『珍惜的東西是要自己去爭取的獄寺。』


腦海裡倏地浮現首領在婚禮那天結束後說的話,那天她沒到場而他被首領看到的表情不知該說是放鬆還是失望,尊敬的老大難得收起溫柔的笑容眼神變得認真,他依然能聽見首領一字一字都隱藏著期待和苛責。


嘛,小春很想你,回去看看她有什麼不好。


獄寺先生是不是很想念小春小姐呢?




────哪,獄寺,夏天到了呢!







04


在愛情裡任誰都不會是清醒的,但就因為如此所以才更加有趣呀。

6年前在阿綱先生和京子的婚禮前夕她收到了兩人的來信,如今信封信紙已然泛黃但她依然珍惜地保存著。

印有彭哥列家徽的A4公文紙上沒有署名沒有提稱,寥寥幾個大字寫在紙上她看完只是不停落淚並說著「謝謝」。


我們,很幸福。


那兩人的溫柔目光確實就像是大空般地包容著一切,看透了身邊的事物並總以笑容支持鼓勵。

是的三浦春曾經非常厭惡自己,厭惡自己的霸道纏著不屬於自己的人,也厭惡自己沒辦法坦然地面對好友的幸福。她自責她拖延了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她怎會不明白京子是放不下自己所以才在並盛又待了三年?她詛咒自己一輩子都得不到幸福因為她連祝福都吝嗇給予──


三浦春妳真是個壞女人。


多年來罪惡感深深地包圍著她直到這封信來到,那句話隱藏著原諒也隱藏著期盼,原諒她在愛情裡的盲目也期盼她能幸福,就像他們一樣幸福。

而當所有事情沉澱之後當她跳出了泥淖──6年來腦子裡最常出現的畫面卻不是溫柔的阿綱先生。
    
   

『哪,獄寺,夏天到了呢!』

『靠蠢女人妳不要看到螢火蟲才想起來好不好?』






05


「哪隼人,等到有天我們一起變老,想起來的會是什麼?」

嘴裡回著我不知道但銀髮男孩腦中浮現的是一點一點的亮光,在那年的夏天裡。




螢火蟲



finˇˇ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暈。
好吧這篇真的很拙害在下一度想要重打但是又沒靈感所以作罷(毆)
結尾結束的非常草率就跟《畫》那篇一樣(這是某種惡性循環嗎)
總之拿來當生賀還真是太對不起好友阿懺妳了(妳滾)

有些片段是不得不作註解的不然會有版權問題(沒有),委員長那句草履蟲不用懷疑那是涅羅的台詞這樣(走開)
而中間那段什麼速度時間的則是出於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對不起我誤用了大師請原諒我(土下座)

還有小春在路上奔跑的畫面是來自於對岸翻譯成《穿越時空的少女》的MV片段。
(是說在下才看了兩次MV就瘋狂迷上這部電影啊但是我在各大DVD店都找不到……難道台灣還沒有播出嗎?)

沒想到明明是獄春我還是不自覺的打出了雲春跟山春(切腹吧妳)
還有平平在裡面這樣(笑)

而且一開始我跟阿懺是說螢火蟲是雲春的,沒想到後來打一打兩篇居然融合在一起了=""=

以上,廢言。


重要的是祝阿懺生日快樂這樣=ˇ=,雖然很拙但還是請笑納(人家不要)

Happy Birthday ˇˇ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阿懺。
  • 我感動到快哭了說真的。

    沒想到阿云也送我生賀讓我真的很感動,真的。
    這篇螢火蟲我很喜歡ˇ中間穿插的平平也超愛XD

    該如何說呢,這篇的感想真的是一切盡在不言中,雖然生日未到,卻還是有好友送我生賀,這讓我好開心壓QQQQQQ

    我很高興有阿云這個朋友。
  • 诶诶阿懺不要哭喔惜惜(上直拳)

    是說這是在下首次打生賀呢有點小緊張,阿懺能喜歡真是太好了=ˇ=
    不過甜的實在非常苦手,前面那兩大段根本就是淡悲路線(畫圈圈)
    穿插的平平真的就是私心了(妳走開)

    因為開學那幾天一定很忙來不及貼所以先貼了再說(滾)
    感想的話沒關係因為就連在下也沒有什麼感想(告非)
    畢竟自己看完之後就無言這樣,是的真的一切盡在不言中(不對吧喂)

    恩恩在下跟阿懺認識真的沒有很久說,說起來真的有開始聊天也只是6月後的事情了。
    不過感覺卻像認識很久的老友這樣(沒有)
    難道說不打不相識就是如此嗎(誰跟妳打來著)

    在下也很高興能有阿懺這個好友(撲)

    云步 於 2008/08/29 15: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