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春二次創作請多多指教。
◎十年設定有,清水走向(在下已經放棄甜文了)
◎註解多,不適者請按右上角的X離開不要勉強(喂喂)


──此文贈10/4生日的羽茗玹,阿羽生日快樂ˇˇ 





她將會在風中獻上她的吻,希望這風會吹著男孩的臉頰。
告訴他,她仍活得好好的。
  
                             By 保羅˙科爾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00

這工作是與死亡為伍的,小春。







01

三浦春滿20歲那年她義無反顧地跳上飛往義大利的班機,看著窗外飛機離地的那一剎那她有些想哭的衝動,但充斥在心底的是莫名的欣喜。

她明白,那是一旦踏上了就不能回頭的路。
她明白,她的性命在義大利是不被保障的危險,多少人虎視眈眈地想要除掉彭哥列,而她便是最佳下手的人質。

但她毅然決然,在這個命運的分歧點她選擇走上和自己從前規劃的人生完全不同的方向。小春不後悔,絕對不後悔她如此在心底說。


因為只有和他們在一起,小春的世界才存在。






02

他靜靜地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她,閉著眼及肩的髮隨風飄揚她伸直了雙手呈擁抱狀地佇立。哪,武,張開手你能感受到風的輕柔,她說這樣的習慣是來了義大利之後才有的,而他也因此有了靜靜等她的習慣。


『這陣風從那裡吹來,帶來熟悉的味道。而小春把思念寄予給它,請它帶回小春懷念的彼方。』


他曾經問她,她所眷戀的是日本嗎?那個擁有他們年少時候藍色青春的地方?

她只是揚起笑淡淡的說了一句"Ascoltando con attenzione il vento le parole di effondere i loro cuori."(註1)



小春不後悔,現在不,將來也不。當時他到機場接她,他用冰冷的口氣嚴肅地要她好好想想自己做的決定,而她收起笑收起剛見到他的興奮,用著從沒有過的堅定如此回答他的問題。

事隔四年如今她已經非常熟悉義大利的環境,懂得怎麼做才能保護自己,也懂得怎麼做才不會打擾他們的工作。

她的努力他全都看在眼底,心酸她的無奈和委屈求全,明白她是如何壓抑原本的自己讓自己變得成熟。

他無力挽回也無力阻止這種改變,所有人都明白這是必然的結果。黑手黨這個世界不允許所謂天真,沒有心機只會讓自己陷入危險。而她答應了所有人會小心翼翼,她很清楚她在他們心底的重要性。



她獨自一人的平靜就像是神聖的空間不許他打擾,會莫名地被吸引而說不出一句話來。那種時候的她是如此純潔無瑕,但那不是如今改變了的三浦春抑不是十年前他認識的那女孩。


就像和風融為一體。


「武?」


熟悉的嗓音吹散在風裡,把不經意神遊的他拉回現實,幾步外的女孩笑開了嘴揮了揮手問他要不要過去,沒有說話他搖搖頭看著她嬌嗔的鼓起腮小碎步向他跑來。

不禁懷疑在那看似開朗的笑容底下究竟隱藏了多少多少心情,他明明曉得她不適合這裡卻沒有阻止她留下,或許爲了她的堅決也爲了自己的私心。他不想讓她離去,她就在他身邊他是這麼告訴自己,但實際上他們的心相隔的距離是那麼遙遠。

他逐漸不明白她的想法而因此感到心慌,彆扭的不知該如何面對她。對他來說兩人之間就像隔著一層紗,但是不是就她而言早就已經摸透了他的心呢?


「武,靜下心仔細聽,沒有那麼難懂。」


瞪大了眼他盯著她,她只是莞爾沒有說話。那澄澈的眸就像在告訴他她都知道






03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眼前還有過於龐大的人生以及茫然的時間,阻擋在我們面前,讓我們無能為力。』(註2)

三浦春一直都記得當初看完電影時心底失落的感受以及揮之不去始終縈繞在腦海裡的台詞,她看見了時間無情的力量,那是一種能夠沖淡悲傷沖淡喜悅的不可抗力,你不能否認即使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的日子依然得繼續過下去──


而總有一天,你會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


習慣他們不在的生活、習慣和他們保持若即若離的聯絡、習慣於那種淡的像被風一吹就會消逝的羈絆──而這個感觸使她害怕。

她知道自己若不選擇反抗,將來等到她老了或者死掉的前一刻,她將會深深的遺憾這個時間點的自己沒有好好把握。妳要的是什麼呢小春她這麼問自己,而她的心很清楚地以他們的笑臉回答她。

前方是一片茫然且未知的世界在等她,在這個道路的分歧點她如此選擇,心中沒有疑慮沒有恐懼。她的心和行動合一,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情更重要,因為那代表不論結果是好是壞她都能夠欣然接受──那是她的決定。



武。



她會輕輕的在心底喚,喚著那有著燦爛笑容、總是二話不說站在身後支持她的男孩。幾年前她訝異男孩在自己心裡逐漸擴大的身影,但很快地她便接受了這種心情;那完全不需要解釋不是嗎?喜歡上山本武是那麼天經地義的事情,有什麼好懷疑的呢她笑著問自己。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總能很容易的了解週遭的人在想什麼,看出阿綱先生的無奈、京子的體貼還有落寞、獄寺的擔憂以及苦悶……更看出在男孩眼底的千言萬語:深深的眷戀以及不安。

她怎會不明白,他是多麼不捨得她的壓抑,而說起來人們總是在隱藏自己不是嗎?不管是為了生存而偽裝、抑或是因為不讓心愛的人擔心而佯裝堅強──她很明白他只是希望她能用最單純最原始的她活著。然而她即使明白她依然讓自己改變,那不是勉強,至少對三浦春本人來說選擇配合比起任性更讓她過得心安。

這麼一來他們不必替她擔心,不必把注意力分散在她身上──她清楚他們會為了她而做出衝動的選擇。

仇恨是會矇蔽人的眼的,這點她從很多被彭哥列殺害的人的夥伴家屬們身上看得一清二楚──多少次當他們走在義大利的街上時突然出現的殺手嘴裡吶喊著「報仇」二字,然後就在眼睛被掩蓋住的情況下她知道又有人死亡。


但他們幾近瘋狂以及極度悲傷的表情她沒有忘。


她是多麼害怕珍視的大家總有天也會變成那樣,那種讓不論是夥伴或是敵人都感到震懾的存在──一心一意只為了殺戮的存在。

她能做的只有保護自己並向風低喃,寄託她的願望以及說不出口的話語。告訴他們她平安無事非常快樂幸福,獻上她的吻懇求風把她的心帶到他們身邊。


──請告訴他,我愛他。






04

放任風把自己的髮吹得凌亂,閉上眼,聆聽著他輕輕的說了聲,



噓,你聽







註1:義語「仔細聽,風所傾訴的話語。」
註2:新海誠監督作品《秒速5公分》第一回主角貴樹的台詞。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好吧老實說在下無奈了,最近下筆真的沒什麼構思就這樣胡亂打出來導致每一篇都進展的非──常奇怪(告非)
是說就像月親說的,打文章真的不能趕不然會失去創作的樂趣,但是重點是在下並沒有在趕文(囧)沒有趕文卻還是打出這種奇怪的文的結論就是:在下要停發文好一段日子了吧(喂妳不要找藉口)

總是說高中的課程真的不是像國中那種死讀就能讀得起來的,尤其在下對數學實在頭痛到不行=""=,重點是不管自然組還是社會組都要考數學呀(望天)套一句阿懺的話「實在沒辦法兼顧打文和學業」。所以在下實在很佩服阿懺把文坑列成清單的勇氣(喂喂喂)

另外這篇文章其實是在重新看完《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後靈機一動的產物,在下只能說保羅先生我對不起你(土下座)。在下非常喜歡保羅先生的書,他的書在下都有收藏呢(笑)小學的時候把這本書看完然後升高中的暑假因為學校列的書單所以又重新看了一次。

總歸一句話就是拇指。(真是敷衍)



不管了重點是要祝親愛的阿羽生日快樂(笑),因為在下段考到了所以沒辦法在當天發文,所以就先po上來了希望阿羽不要介意。
願阿羽一切都還順心ˇˇ


HAPPY  BIRTHDAY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步 的頭像
云步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