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成篇的片段XD
◎APH第一次同人創作請多多指教。



一、

所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其實他不是不明白有一天事情終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也很清楚那辦家家酒似的家人關係必然會有結束的時候。只是當他看著他們彼此傷害互相攻擊、昔日的笑容如今被憎恨和眼淚取代時,心中沉重的情緒仍無法言喻。

些微的醉意中他恍惚地想起百年前那位大文豪的一闋詞,那名留青史的寥寥數字直到現在他才有所感觸。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被說是幼稚可笑也好、不切實際也好。他只是希望有一天他們能再喚他一聲耀哥哥罷了。






二、


一九九七那年當香/港回歸中/國時,他才了解何謂 Time waits for no one.

心中驀地閃過想要回到亞瑟身邊的想法,只因他心心念念的,並不是一九九七的亞/細/亞。

然後開了口才發現自己早已說不出標準的中文,而眼前的王耀也只是愣了下然後笑著說小香我不介意你說英文的喔。

那個記憶中總是充滿威嚴、在他們面前卻又充滿慈愛的大哥而今變得疲憊又蒼老,身上帶著大大小小新新舊舊的傷痕那讓香/港好想閉上眼逃避。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五人在一起的日子已經變成過去了?

於是想起亞瑟離別前對他說的,過去的,就追不回來了。


那年他開口唯一要求的是成為半自治的特/別/行/政/區。






三、

櫻花花瓣飄落在她身邊的景象讓他屏住了氣駐足不前,那畫面太過美好幾乎令人以為她真的屬於那裡。

只是下一刻當風吹來,本田菊只是愣了愣然後露出苦澀的笑容。


撲鼻而來的,仍是梅香。






四、


那樣的感情不是一個恨或一個愛字能簡單帶過的,關於她對他。

他們之間的牽扯太深太遠了而如今她早已淡忘那段過去,是不是不願回想她也說不上來。確實她並沒有忘記一八九五那年她心中翻騰的憤怒,可相同的她也沒有忘記一九四五時他是用什麼表情離開。

對那個人,有太多交雜的心情而她沒有太多合適的文字去形容。

只是偶爾想起那溫柔的笑容她會向東北方望去,只是這樣而已。





tbc(?)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呃那個在下也無法解釋為何獨獨缺了阿勇,只是在下對阿勇根本算不上了解,所以講到韓/國唯一能想到的只有起源王而已(跪)

其實最喜歡的是第三段,但是實在短到不知道怎麼接(掩面)

以後有時間希望能把這幾段延伸成獨立的文章,但也只是希望而已在下的坑已經夠多了囧。

請大家多多指教(笑)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默默無雨
  • 哭求後續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