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衍生
◎不算CP的CP(掩面)




00

真要說起來他們兩個認識的時間並不算太久,只是從很久以前就知道對方的存在,在太平洋的兩端。


      《Across the Pacific》





01

其實若不是一九四一那年本田菊莫名奇妙跑來轟他家的珍/珠/港他根本就沒有機會親自見到王耀曾苦笑著提起的那女孩。

阿爾弗列德第一次在那因列強侵略以及國內革命之後顯得疲憊不堪的男人臉上看見笑容,是在他聊起往事的時候。他說他曾經有一群可愛的弟弟妹妹也一起度過了很多快樂的時光,又說一切都是因為他太固執太沒用才會沒有辦法保護重要的家人,最後他說阿爾弗列德有空的話請去日/本家替我探望妹妹。

因著中/國的一席話浮現在阿爾弗列德腦海中的是那有著翠綠色眼睛的金色短髮男孩,那個他自己選擇捨棄了的家人。

所以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他說英雄是很忙的不過如果小灣是美女的話英雄是很樂意的喔!




02

要阿爾弗列德來說,他永遠都不會忘記一/九/四/五那年他們的初次會面。

那穿著殘破旗袍的女孩在光復之後露出的安心和疲憊在看見他的那瞬間全部收歛,他在她身上看到神似中/國的穩重和霸氣,完美無缺的鞠躬姿勢卻讓長髮掩蓋了她的臉龐,事後他總會猜想那女孩究竟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對他道謝的。

所以說不論是王耀還是本田菊甚至是名為台/灣的這女孩,亞/細/亞家族似乎總是帶點沉重和壓抑,對於他以及其他所謂侵略的西方列強──才正這麼想然而下一秒女孩猛地抬起來直直對上他的眼神卻清楚地表達了她的心情。

寫滿了憤懣、不甘、悲傷和苦澀的漂亮瞳孔,那深邃的黑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淚光。緊咬著下唇的動作他日後才明白她那是在克制自己一不小心就會脫口而出的粗話。

然後她幽幽地説了些什麼他聽不明白,一旁的翻譯面露為難的表情但她似乎沒有改變她的字詞又說了一次,他本想開口詢問她說了些什麼但她卻先一步走到他面前,用著有濃濃口音但清晰明白的英文這麼告訴他。


"You are not my hero."






03

於是阿爾弗列德笑了,因為那女孩毫不做作、直率到令人無法生氣的話語。





04

『我清楚明白自己不能把亞/細/亞的混亂歸咎到你身上,也不能把對自己的不滿遷怒於你。』

『但是既然你在我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刻選擇旁觀,你又怎麼會認為我會把傷害了我的家人的人當成英雄?你不過是坐享其成、踩過了許許多多人的屍體然後自認完美地替戰爭劃下了句點罷了。』

『我謹代表我的人民感謝你結束了這場夢魘,也承認你有資格統領現在的世界,然而即使如此,你依然不會是我的英雄。』





05

所以一/九/七/九當他停止了所有對她的援助時她也只是勾起笑沒有說什麼,既沒有大聲責罵他的勢利也沒有詢問他理由,就像是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似的,他原本想好的說詞在她毅然決然簽下斷交書時全都忘得一乾二淨。

那個時候他才明白這女孩是怎麼一次又一次地跌倒然後再次爬起來,堅強地走過旁人對她的遺棄和背叛,一直以來始終帶著不變的笑容。

『請替我多多照顧耀哥哥了,阿爾先生。』





06

相信橫越太平洋那總是比他早12個小時看到太陽的女孩,今天也過得很好吧?



Across the Pacific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於是又是一篇不明所以之作。真要說起來應該是唸歷史和公民之後莫名奇妙的產物(掩面)

準備期考準備得很悶很煩所以打了很亂七八糟的東西真不好意思,平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修改好貼上來XDD

總之希望大家期考考得都還不錯(笑)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默默無雨
  • 好喜歡~~~
    這種文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