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又老了一歲的好友懺毀(咦)
◎一起去考駕照唄(何)
◎平平推廣中ww




00

那天,彼此以吻立下了誓言。

將一輩子不離不棄,不論何時都會手牽著手一起走。

以最誠摯的心,說了那句我願意。



《掃晴娘》





01

雖然一平從來沒有說過,但其實那對於周遭總是太過敏感的女孩非常討厭下雨的日子。

洗去了所有塵埃汙垢的雨同時也會隱藏危機的氣息,所以在那種大雨中自己總會比平常更繃緊了神經不敢大意,就算想要和平常一樣用著輕鬆的態度面對她也無法放鬆緊得發疼的肩膀。

而那是大忌,她記得師父這麼說過,越是緊張越是不安就越是容易被敵人找到破綻。

所以一平討厭雨天。

那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太多的喜怒哀樂的女孩獨獨會皺著眉說出討厭二字的只有這件事而已,對於一平來說在下雨天裡失去的東西已經有太多太多了。

不管是記憶中已然模糊的父親母親死去的那天,還是第一次接下了殺手的工作雙手染血的那一天,天空都下著讓她心情更加沉悶的雨。

空氣中濕黏的不適根本就沒有古人那種所謂雨中漫步的浪漫,也沒有電視或是小說上那種唯美的畫面,有的只是濃濃的濃濃的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而已。


在喜歡上以晴為名的那男孩之前她都是這麼想的。





02

「明天休假呢要不要一起極限地去哪裡走走?」

「說的也是哪難得我們兩個的休假是排在一起的,嗯……了平想去哪裡呢?」

「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去哪裡都可以的喔!」

那太過直率的話語讓那新婚沒多久的女孩是既紅了臉又羞赧得啞口無言,心裡頭暗自嘀咕了平先生這樣根本就是犯規了啊,明明就連要喊他了平都要讓她費上一番功夫,為什麼這種像是少女漫畫裡才有的台詞他可以這樣臉不紅氣不喘的講出來呢?

沒錯,咱們那純情又羞澀的大男孩似乎是因為順利地把戒指套在心上人手上了,所以從結婚之後就少了年少時的那種羞澀的模樣,現在的笹川了平已經可以輕鬆自若地擺出「一平是我的女人」的姿態,雖然這似乎也是他被獄寺隼人山本武雲雀恭彌甚或是阿爾柯巴雷諾狠狠調侃過後痛定思痛才有的改變就是了。

但是對那明顯戀愛級分肯定死當的女孩來說,牽牽手最多接個吻就是她最大的極限,光是這樣她就覺得早已封印起來的筒子炸彈哪天會突然爆炸也不奇怪。

不論過了多久心還是跳得好快好快。

不論過了多久臉還是燙得很紅很紅。

「說是這麼說不過一平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是?」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是希望能帶妳去。」

「好的。」

笹川了平帶著微笑看著自家妻子一下子臉紅一下子緊張一下子不自覺忙碌起來的身影,儘管有點因為捉弄了她而感到於心不忍,然而清楚那女孩失去冷靜的反應都是因為他的關係他就無法克制自己的笑容。

雖然很想要衝上去緊緊抱住她不過那等了將近十年的大男孩早已練得一身忍耐的好功夫,畢竟自己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與她在一起。





03

回想起來那句喜歡妳跟嫁給我吧是在同時出現的。

直接跳過了情侶的步驟他們倆毫不猶豫地直接朝結婚邁進,先是跌破了獄寺隼人的眼鏡再來是山本武的一句大哥果然動作很快,之後還有雲雀恭彌的一記拐子跟藍波許久不見的鼻涕攻勢。

接著是三浦春的祝福、京子的叮囑、庫洛姆髑髏的恭賀以及碧洋琪大姐的恐嚇──若是讓一平哭了絕不饒你肯定會把你以奈米為單位切割丟到海裡餵浮游生物。

明明一直以來都在彼此身邊可是他們誰也不肯對誰說出來,那句喜歡那句愛對於這兩個與戀愛像是偏了180度用反方向平行的孩子來說都太過沉重,他不想束縛她而她不願意使他困擾。

所以差點就變成歪斜線而不是平行線的兩個人真的是差點就這樣錯過彼此。

要是那一秒她沒有下意識地拉住離開的他、

要是那一秒他選擇甩開了她的手而不是轉身擁抱她、

要是那一秒那一句我喜歡妳沒有脫口說出──這種事情笹川了平連想都不願去想,「失去一平的話」這種假設他完全不想思考。

既然沒有媲美蘇格拉底的頭腦他也懶得去思索那種得不到答案的問題,對單純的彭哥列晴守而言只要自己現在確實有資格站在她身旁這樣就夠了。


──只怕這兩人的進展速度是連柏拉圖都無法媲美。


然而他只是很珍惜一平而已。如此陳腔濫調的理由讓笹川了平來說卻是比誰都有說服力,這分明比誰都莽撞衝動的男孩卻肯默默守在女孩身邊從小到大,整整十年的時間他都只是珍惜著她而已。

就算因而被章魚頭譏笑是戀童癖又何妨?

就算因此被章魚頭質疑自己是不是男人也無所謂。




04

從垂髫之時到豆蔻年華。

從綁著沖天炮、甚至看不出性別的孩提時代到現在娟秀的清秀少女。

笹川了平都在她身邊。





05

「下雨了……」

「真是極限的不巧呢……這樣的話就待在家裡好了?」

「了平先生、呃、了平不是很想去嗎?」

「其實不管什麼時候去都不要緊的,以後我們一直都在一起的所以極限的不用擔心!」

想當然爾那女孩肯定是又紅通了臉然後垂下頭去試圖讓自己冷靜,而那像是惡作劇得逞而笑得燦爛的大男孩只能靜靜等著對方的反應。

雨聲淅瀝淅瀝地落在屋頂上發出清脆的聲響,頃刻後一平用著細若蚊蚋的聲音低聲說著了平先生越來越壞心眼了,而聽了之後哈哈大笑起來的笹川了平於是把她輕擁入懷之後吻上她的額。

「怎麼辦我還是想帶妳去呢?可以嗎?」

「不是老早就約好了你去哪裡我都會陪著的嘛……」

其實要是一平沒有因為太過不好意思而不敢直視了平的話,她只要稍微看看擁住自己的丈夫的臉的話就能明白他依然是那個容易害臊的大男孩。

「就算下著雨也不要緊的,只要有了平先生在就好了。」

靦腆地笑了起來的笹川了平甚至忘了要提醒妻子別再加先生二字,他只是把她摟得更緊更緊而已。





06

『一平討厭雨天嗎?』

當時的一平日文說得還不是很流利,只能用片段的字彙斷斷續續地表達自己的想法,而她從來就不是個多話的孩子以致於不論心情好壞她都只是沉默著。

雖然旁人可以明顯地從她的表情得知她會因為什麼而開心,但由於平常都是一貫的表情所以就算是一直都很親近的澤田一家人或是藍波也不一定看得出來她會因為什麼而不開心。

所以那時她只是驚訝地看著偶爾會來找她玩的大哥哥,心裡想著為什麼他會知道呢?自己已經鬆懈到這種程度了嗎?

『嗯……妳的表情像是在說為什麼我會知道呢,因為妳一直盯著外面看啊,是因為下雨的關係吧?』

通常他們兩個相處的時候他都總是一個說著話而她靜靜聽著,看起來雖然很像是笹川了平一個人的獨角戲,但一個樂在其中而另一個則是不討厭如此,而這次一平很難得很難得地開口了。

『雨天、不舒服、不喜歡。』

『嗯,的確空氣總是黏黏的跟汗和在一起感覺極限的不舒服呢!不過雨天還是有很多極限開心的事情的喔?』

『一平、不喜歡。』

雖然不是很激烈的語氣然而卻可以明顯感受到她討厭的程度,平時是那麼溫和的一平少見地表現出不可妥協的樣子這點讓他不禁笑了,看著眼前的小女孩露出不解的表情微偏著頭盯著他瞧,笹川了平於是拍了拍女孩小小的頭要她別介意。

『哪,我說一平,不知道有沒有效不過我有一個好方法喔?』

『方法?什麼?』

『妳知道掃晴娘嗎?又叫做晴天娃娃。』





07

如果討厭雨天的話,那我們一起期待放晴吧。

這樣的話說不定也會喜歡上雨天的喔?





08

一平可以明確地感受到他是多麼地小心翼翼,把她溫柔地護在胸前然後一邊配合她的步伐一邊注意著不讓沿著傘緣滴落的雨落在她身上,然而一平可以猜想他的褲管還有後背肯定都濕了吧。

明白不管說什麼自家丈夫都不會妥協所以她也只好把注意力放在遠方略顯陰暗的烏雲上,想著什麼時候才會放晴呢這種不大不小的雨真令人煩悶,然後想起了多年以前兩人的對話,也想起了當時她一邊照著他的動作做出來的晴天娃娃。

至今那都還是她所珍惜著的重要的寶物。

因為肯定是從那時開始的吧?

這樣深刻的、深刻的感情,必定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吧?





09

「咦……」

「這裡是很少有人知道的好地方喔,下過雨之後阿爾卑斯山脈的山稜線會很清晰喔!」

「可以俯瞰整個小鎮呢。」

「沒錯吧?我發現的時候就想說一定要帶妳來、以後我們還可以帶孩子們來,啊──」

像是說錯話又像是說溜嘴一樣地突地沒了聲音,一平沒有回頭看他因為很清楚兩人的臉現在肯定都是紅得發燙,想是這麼想但卻又覺得該說些什麼的時候了平從背後輕輕地抱住了她但沒有說話。

「了平……很想要孩子嗎?」

沉默了半晌之後一平終究耐不住地打破了尷尬的氣氛,只聽得丈夫先是支吾了幾聲然後認命似的說了聲嗯。

「極限地想要呢。」

「……了平覺得兒子還是女兒比較好?」

「想要一個哥哥、一個妹妹喔!」

「就跟你和京子姐姐一樣嗎?」

雖然因為被抱著所以沒辦法回過去看他的表情,然而了平肯定是燦爛地笑著的吧一平不禁這麼想。

「可是在一平說好之前我什麼也不會做的,所以妳不要擔心。」

「不是……不是擔心,也不是害怕……只是、只是會不好意思罷了……」

「反正小時候去澤田家我也幫妳和藍波洗過澡啊不用不好意思──」

「了平先生!」





10

說好了一輩子都會陪伴在你左右,以不渝的心說了那句我願意。

只要有你在身邊,不論何時都是晴天。



掃晴娘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灑小花ww甜蜜蜜的新婚夫婦(?)雖然不能算如願以償但總算是打出來了(笑)

順帶一提09中間那段的台詞是阿懺寫在賀年卡裡面的呦就這樣拿來套用XD,懺大人因為小的還沒有18歲所以18R就交給您了喔(喂喂喂喂喂)

生日快樂親愛的好友,接下來這一年請讓我們一起奮鬥唄(握拳)

雖然很短可是區區貢品請笑納(單膝跪下)

阿霧阿羽的賀文請容許在下不才繼續拖下去(泣奔)

另外有看不懂的地方請先看過《自行車、機器人、白襯衫》那篇喔雖然還沒有完成(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步 的頭像
云步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