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投手振臂高揮同人衍生。
◎阿部隆也 X 三橋廉








吶,阿部君……如果我能再爭氣一點,是不是你就會對我笑了?


在三橋因發燒而昏過去之前嘴裡喃喃地喚著的是他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說著阿部對不起。

他知道三橋病了,但他沒有阻止
他踏上投手丘。只因為他清楚地知道,對三橋而言,與三星的投手間的約定有多麼重要。

心裡的煩躁難以言喻。

坐在保健室的床邊他握住那雙因投球而長滿厚繭的手,試圖把自己手心的溫度傳給熟睡的對方。

阿部苦笑了下。吶,三橋,若你能是只為我一人投球,那就好了。







喂,三橋……該做什麼說什麼,才能讓你看到我的時候是露出笑容的、而不是害怕的表情?

阿部隆也不能否認自己每每看到畏畏縮縮的三橋時總會感到煩躁,更不能否認看到三橋安心地對著田島或是泉他們露出笑容的時候,心底總會有莫名的憤怒。

然而會吼是因為擔心,會生氣是因為喜歡──關於這點他只是噤聲不做任何回應。

那句我喜歡你在看到三橋泫然欲泣的表情時總會卡在喉間然後又吞回肚裡去,什麼也傳達不到,他不由得這麼自我嫌惡地想,他能傳達給三橋的事情什麼也沒有。

沒有辦法讓三橋相信他不會丟下他。

沒有辦法讓三橋露出笑容。

沒有辦法對三橋說出喜歡你三個字。


皺了皺眉他看著前方投手丘上的王牌,這傢伙只有在投球的時候才會正視他啊,想到這阿部隆也不禁苦笑。

吶,三橋,如果我能再坦率一點,是不是你就會對我笑了?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