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終於脫離試閱進化成短文了(喜極而泣)
◎平平夫妻設定有(私心很重)
◎其實是《踏在雪地上的腳印》後續/《掃晴娘》的前篇www
◎走向偏甜(大概吧)







00

她還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自己曾經望著穿著紅衣的新郎新娘望出了神,至今新娘禮服上那華麗的刺繡還有新娘在紅頭蓋下美麗又幸福洋溢的笑臉她仍忘不掉。

從那以後一平的夢想除了要當個像師父一樣厲害的殺手之外更多了一個小小的願望,希望月下老人替她綁在小指上的,是能讓她也露出那樣子的笑容的一段緣。



《握在手心的紅線》






01

那是個陽光不會太強烈的溫暖午後,秋天的風開始帶點涼意但那是令她感到舒服的溫度。

輕輕地把頭枕在丈夫厚實的胸膛隨著他的呼吸規律地起起伏伏,過了沒多久她小小地打了個呵欠也跟著沉沉睡去。





02

他們之間的故事算起來已經整整十年了。從五歲的她為了殺手的任務而來到並盛從此留在日本開始,那是一段有點模糊但對她而言卻是充滿幸福的回憶。

小時候他們曾經一起在公園的沙地上比武、曾經比賽誰能最先繞並盛町一圈、曾經在寒冬的河裡挨著彼此游泳。回想起來絕大多數的時間他們做的事情都令人匪夷所思,但偶爾、或者是有時那大男孩也會支支吾吾地牽起小小的她的手。

等到大了一些,等到一平開始明白自己的感情不是那麼單純的時候,他們會在他回並盛的時候在河邊散散步,會在川平大叔的拉麵店裡稍稍聊個天,然後在幾次氣氛極佳的情況下,他也會臉紅地輕輕把那葇荑放進他手心。

只是她從來沒有勇氣開口詢問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定位,那太過單純的女孩沒有辦法分辨男孩執起她手的舉動究竟只是把她當成妹妹那般、還是她能夠有所期待。每每當她想要下定決心鼓起勇氣時,只要一看到男孩燦爛的笑容她就打消了念頭。

不想失去那溫柔,也不願意自己造成他的困擾。

但就算是如此,一平有時候也會不禁希望那寬闊厚實的背影便是她紅線所繫之人、有時候也會不禁輕吻自己的小指節低喃他的名。





03

因為稍微覺得冷而醒來的時候他看著妻子枕在自己胸膛上安詳的睡臉,勾起了嘴角他用著最小幅度的動作把她先前為他蓋上的薄被也替她拉上,輕輕地用雙手圈抱著懷裡的人再次閉上眼睛緩緩睡著。

一平還是孩子的時候,京子曾經說過一平抱起來非常暖和的喔,冬天的時候甚至會不自覺地把臉往她臉上蹭呢。他總是以羨慕的眼光看著妹妹毫不顧忌地逗弄著那個小女孩,然而等到了平真的有機會抱起她的時候卻是僵直了身子動也不敢動,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

可是當初感受到的溫暖他是從來沒有忘記過,而那與此時在自己懷裡的女孩並無差異,一平始終是如此溫暖,溫暖得令他不禁感到幸福。





04

在那次他幾乎以為再也見不到一平的任務之後,回到了並盛他緊緊擁住明顯消瘦了不少的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請妳嫁給我。

就算他沒辦法承諾他能夠與她白頭偕老、就算下一次出任務自己可能就會失去性命、就算他必須讓她一次又一次懷著不安等待──他還是希望能夠與她攜手並進,希望往後的人生裡他們兩個都能在一起。

然後他聽見她虛弱但是堅定地說了我願意。





05

其實他真的不是有意偷聽,或者是感到不安什麼的。

只是一般人聽到別人詢問自己未婚妻「妳為什麼會喜歡上他」的時候都會忍不住想要知道對方怎麼回答的吧?他用著這樣的理由說服自己的良心硬是站在拉麵店門外聽著女孩們的婚前會議。


說真的一平並不曉得話題是怎麼兜到這裡來的,本來明明只是在討論婚紗要選擇哪一家的、喜帖要怎麼印比較好之類的事情,而她幾乎沒有插上什麼嘴因為碧洋琪姐姐她們似乎非常堅持這場婚禮要辦得完美。

結果漸漸地就變成有點喝醉酒的小春姐姐開始抱怨獄寺先生的事情,然後京子姐姐也開始稍微不滿阿綱哥哥總是熬夜改公文都忘了照顧身體,碧洋琪姐姐便開始慫恿她們兩個快點離婚到她家去住──隨後「妳真的要結婚嗎一平」、「結婚之後男人都會變的啦妳要三思啊」之類的問題便一個一個朝她丟來。

「真要說起來,那種白痴妳為什麼會喜歡上他?」

碧洋琪的問題來得太突然她沉默了良久卻不曉得要怎麼回答,就連本來只是在一旁喝著茶不加入話題的庫洛姆都一臉好奇的看著她,甚至連理所當然應該要支持了平的京子也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那個……嗯……

「雖然我不是很會用言語說明,而且我的日文也不是很好……

「可是了平先生、呃、了平他雖然平常總是莽撞地不考慮後果就行動,也常常讓自己受傷……

「不過只要是跟我有關係的事情,這樣講好像有點自戀,不過只要是有關一平的事情他總是會一反常態地認真喔。

「所以,我很放心。了平先生就是了平先生,就算結婚了也不會變的,或者說變了也不要緊的。」


聽到她這席話而差點衝進店門把她緊緊抱住的了平是費盡全身的力氣才壓抑住的,身旁不知什麼出現的阿綱和獄寺看樣子是因為方才妻子們的抱怨而顯得陰鬱,至於其他人則是帶著令人有點不爽的笑容看著他。

「你就是了平啊。」

看著站在可樂尼洛和里包恩身旁與他們兩個一般身高的小嬰兒,他愣了半晌然後才忽然想起來似地深深鞠了個躬,對方說了句不需要多禮之後他抬起頭來,正在努力思索著要對眼前的人說什麼才好的時候那穿著中國道袍的小嬰兒便笑了。

「一平那孩子就交給你了。」





06

等到一平再次張開眼睛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有點昏暗了,本來只是想要小睡一下的結果一睡卻連晚餐都忘了做、衣服也還來不及收,嚇得正要爬起來的時候卻突然被拉回熟悉的懷抱。

「不要在意啦晚餐就去外面吃就好了,今晚也不會下雨衣服不用極限地急著收嘛。」

羞紅了臉她想要辯解什麼但又說不出來,卻也不能否認自己也很想繼續躺在他懷裡什麼也不做。

「難得這麼悠閒就再躺一會兒吧,明天又有極限的任務了今天我想好好充充電。」

丈夫每說一句話,她靠著的胸膛就會隨著起伏,那平穩的心跳可以說明他現在的心情有多麼平靜。一平笑了笑也把手環上他寬闊的背,一方面感到不好意思,另一方面則是滿滿的幸福。

這個人是她的丈夫,無庸置疑的。

是為她掀起了白色的頭紗、也是替她掀起了紅色喜帕的人。

是在她無名指套上了戒指、也是月老在她小指繫上紅線的人。


『要是那個什麼月下老人替妳牽的紅線不是我呢?』

她還記得結婚那天在宣誓完之後牽著她的手的了平這麼半開玩笑地問了她這麼一句,而一平只是笑著說那也不要緊。

『如果我們的紅線不是綁在小指上,那麼我會將它握在手心裡,所以不要緊。』

於是了平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那麼我會去把月下老人痛毆一頓,要他把那條綁錯的線剪掉。

然後緊緊牽住妳的手。



《握在手心的紅線》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對不起平平實在是太美好了(掩面泣)導致我丟下了物理化學硬是要把這篇完成(毆飛)

其實這篇躺在草稿裡很久了終於得見天日,這一切都要感謝平平推廣聯盟帶來的壓力(什麼)

如果有人能因為在下的拙文而開始稍微喜歡這個cp的話我會很開心的(不要自己講),請大家多多支持平平www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