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終於脫離書海升上高中的阿羽,辛苦妳了www
◎色誘中毒同人。
◎秋山千洋 x 有田莓 第一次創作請多多指教。
◎時間設定在故事完結前的森園祭,跟原作稍微有些不同(掩)




00

有田苺不是沒有過若是能放棄就好了這種想法,然而究竟是因為什麼自己才堅持下來的如今她也說不上來。

即使明明知道自己沒有機會、明明知道那男孩心中早已滿滿的是另一個人、明明知道自己的感情只會造成他的困擾,即使如此,有田苺還是沒有辦法放棄喜歡秋山千洋。


《大雨過後》





01

她沒辦法確切地想起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攝影師」變成了「朋友」然後又變成了「喜歡的人」。

他們認識的時間並不算太長,但等到她發覺自己對他的感情時那男孩的名字已經深深、深深地刻印在她心上。她曾經排斥去承認那是愛情,只是當她看到那男孩為了那女孩而露出的悲傷神情時,那心痛的感覺終於讓她不得不正視。

她承認自己會因為那男孩的笑容而感到幸福,但相對之下卻也更加痛苦。


『能被小苺苺喜歡的人一定很幸福。』

她小心地把目光轉向他的位置,看著座位旁的他熟睡的樣子她不禁鬆了口氣。開往京都的新幹線此時此刻安靜得只剩下車子行駛的聲音,還有她為了保持冷靜而略顯大聲的呼吸聲。

有田莓很努力地蹙著眉不讓眼淚流出來。然而她看得出來他是在配合她好讓兩人的關係像往常一樣,也很清楚不管自己的感情究竟有沒有傳達到,他喜歡的人終究不會是她。就像實羽小姐眼中只有堤先生一樣,阿千的視線追隨的永遠永遠不會是她。

咬緊了下唇她總是必須告訴自己不要在意,這種事情妳早就知道的不是嗎?就算如此妳還是決定喜歡他的不是嗎?

所以不准哭。





02

 
「小苺、小苺,妳還好嗎?會不會不舒服?」

張開眼睛之後看到的是保健室的天花板,而那伽的聲音感覺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的。她先是吃力地搖了搖頭想開口說話卻力不從心,一旁的小海看了要她繼續待著休息,聽見他們兩個越走越遠的聲音不知為何讓她有點想哭。

好羨慕。

如果自己喜歡上的人不是阿千的話,是不是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呢?

在認識小海和那伽之前她總是覺得愛情是世界上最愚蠢的東西,每天為了構思新的衣服而忙碌著的她也曾經覺得那些為了男生而高興難過的女孩子們很傻,甚至也想過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喜歡一個人身上這種事情。

然而或許是因為羨慕吧。

看著兩位好友總是為了彼此而露出幸福的笑容,有田莓不否認自己或許真的有些羨慕吧。

所以才有勇無謀地喜歡上秋山千洋。


想起那時在目錄拍攝完成後,阿千迴盪在車子裡的低沉嗓音,可能的話她好想捂住耳朵阻止那一字一句繼續撞擊她的心。我喜歡實羽,阿千這麼說,可是我也很喜歡小郁,我希望他們兩個能夠幸福。

吶、阿千,為什麼喜歡一個人是這麼痛苦的事情呢?





03

秋山千洋在接到梶原海的簡訊之後就直接和老師請了假衝到森園來,進到保健室之後先騙保健老師說他是她的哥哥,然後森園的保健老師就以讓人跌破眼鏡的輕鬆態度把整個保健室丟給他照看。

搔了搔頭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坐在她的病床邊,靜靜地看著她的睡臉,他先是安心地吐了口氣之後便開始小小聲地發起牢騷。

「小莓莓是笨蛋呢只會叫我好好照顧身體,結果卻把自己搞成這樣。」

他凝視她的睡臉不知過了多久卻看見她皺起了眉,然後緊閉的雙眼流下淚來,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而愣住的時候卻聽見她小小聲地喊了他的名。

阿千。

阿千。

阿千。

一次又一次地。

最後她說,對不起。

對不起,喜歡上你。





04

『你為什麼總是在不想笑的時候硬笑啊!看了就讓人覺得煩躁!』

『既然接下了工作你就要有職業道德的把它完成啊!』

『如果哪天真的撐不下去了,我會把我的胸膛借給你哭泣的!』

『全部!我會用我的全部來擁抱阿千!』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女孩說的每一句話都深深地烙印在他心裡。她總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也因此那字裡行間的感情是如此強烈地傳來。毫不掩飾地、非常直接地。

她看似不好親近但實際上比誰都心思縝密,聽起來生氣的語調隱藏著她不容易發現的關心。長久以來他經常性的會覺得自己被忽略了,不管是被忙碌的媽媽,還是眼裡總是只有彼此的小郁跟實羽。

但認識她以後她好幾次都適時地拉他一把,在他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給予安慰。


在她面前的笑容永遠都是那麼自然,因為他不需要在她面前偽裝任何的悲傷。因為她不是實羽。


曾幾何時看著那兩個人在一起不再是那麼痛苦的事情,在難過之前想起的總是她認真說這些話的模樣,於是還來不及悲傷自己的壞心情就會被笑容取代。


因為有小莓在,所以自己才能坦然地面對最重要的兩位好友。


過去幾年裡他總是為了隱藏自己的心情拚了命。多少次他不顧寒冷地躺在公園的雪地上試圖讓雪掩埋他,多少次他希望自己污穢的想法能因此而被掩蓋。

他從來就不想要祝福那兩個人,從來就不希望自己是以朋友的身分站在實羽身旁,所以很痛苦,在他們身邊是那麼痛苦。

然而因為有小莓在,所以他能夠再次發自真心地對他們露出笑容。

希望可以和她繼續維持朋友的關係,不想要和她發展成愛情那種讓人不安的關係,他不想要失去她。

所以秋山千洋拚了命的說服自己,對於她,那種感情只是朋友之間的喜歡罷了,小莓總有一天也會放棄喜歡他的,總有一天也會覺得當朋友就好了。他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直到她在夢裡崩潰地喊著他的名。





05

她再次睜開眼的時候看著夕陽偏橘的陽光斜射進保健室的窗戶裡,不曉得是誰忘了把窗戶關上,入冬後寒冷的風吹在臉上讓她頓時清醒了幾分。

隱隱約約還能想起方才自己夢中的場景,縱然已經模糊得讓人有些不甚確定了,但必然是與那個人有關的夢吧她有些自嘲地想。

然而,如果是夢的話就好了。

喜歡上阿千這件事,如果能是夢的話就好了。

這樣的話,就能夠繼續以朋友的身分待在他的身邊。

在他因為實羽小姐而難過的時候,可以發自內心地安慰他而不是以狹小的心忌妒著。

在他和其他女模特兒一起工作時,能夠理所當然地為他感到高興而不是吃著無意義的醋。


他說,就算現在接起電話,也不能阻止這段戀情的結束。

他說,戴上眼鏡可以讓視線變得狹窄。

他說,大概他只是想要緊緊去抱住誰而已。

他說,為了忘掉自己喜歡的人,所以女友一個接著一個地換。

他說,他現在只想好好祝福他們兩個。


但是阿千、阿千你終究是喜歡著實羽小姐的吧?

就像自己都已經這麼痛苦了還是沒辦法放棄一樣。

如果這份感情可以忘掉的話該有多好。

如果不曾喜歡上你的話該有多好。





06


只要有實羽的笑容就夠了。

明明他是這麼說過的。

明明是那樣子忘不了她。

明明是喜歡她到了如此難受的地步。

明明是滿溢而出到難以收拾的感情。

如今卻這麼輕易地喜歡上其他人的話,那一直以來口口聲聲說著喜歡實羽的自己不就像是在說謊一樣嗎?

這樣的話這麼多年來的痛苦又是為了什麼呢?





07

「小莓,妳確定不再休息一下嗎?妳剛剛在課堂上昏過去我們都嚇到了呢。」

「不用了啦白痴花楓,再說我們根本就沒時間,下星期就是森園祭了。」

「這麼說是沒錯啦,可是


「花楓,就這麼一次讓我任性一下吧。」

「小莓妳堅持的話我是沒有意見啦,可是妳這次似乎比以往都更認真呢?」

她笑了笑沒有反駁他的話,用力地拍了自己的臉頰兩下之後她大聲地說了聲一起加油吧,有田花楓雖然不放心但也不好再說些什麼。

吶、花楓,就算明知道用盡全力奔跑過後得到的肯定是令人悲傷的結果,但是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我就沒辦法堅持下去了。

因為阿千離我實在太過遙遠了。





08

「你前一陣子看起來還春風滿面的,最近怎麼又一臉陰鬱啊秋山?」

「啊
憲憲,沒什麼啦。」
 

赤井憲一看著友人明顯無精打采的樣子大概也猜出了幾分,雖然總是有很多人說秋山不論何時都是帶著笑容,然而從他的角度的看來,秋山千洋在真的開心的時候是不會笑的。

「所以你那個被女性友人告白的朋友又怎麼了嗎?」

「咦


「讓我猜猜看,大概是為了要不要接受人家在煩惱吧?」

「話不是這麼說的啊,我的朋友才剛失戀沒多久耶?」

「那並不代表他不能去喜歡上別人吧?」

「但是


「同樣的,那個女性友人其實也沒有理由一定要一直等你那個朋友。」


聽到好友這句話,秋山千洋嘴角的苦笑在一瞬間變得僵硬,臉色慘白地似乎是現在才想明白這件事情,她其實沒有理由一直等他給她一個答覆,他只是在下意識中認為她應該也會像他一樣堅持著一段沒有道理的單戀。

這個領悟讓他陷入突如其來的手足無措。

而下一秒想像那女孩對著另一個男人說著她曾對他說過的話、露出她曾經在他面前面紅耳赤的表情,或者是那個應該要專屬於他的笑容——每一個想像的場景都令他莫名地心慌和憤怒。

最後他明白了那種情緒叫做嫉妒,從心底深處深深深深的嫉妒。


 

小海那句調侃的話突然再次清晰地浮現在他腦海裡。

『你會吃醋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嘛。』





09

說服自己的理由什麼的,都不需要。

你喜歡她這點就夠了。





10

『我喜歡阿千。』

那雙率直的眼睛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奪走他的心的呢?是她在咖啡店裡痛斥他的時候、她在電車上把他手上的雜誌啪一聲闔上的時候、在下著毛毛雨的泥巴裡替他找到了V8的記憶卡的時候,還是在她不小心洩漏了她的感情的時候呢?

他沒有想太多地,只是不停地奔跑著,在大雨之中。





10

不管那伽說了多少次小莓很可愛,她始終沒有辦法從中得到一絲絲的勇氣。

一旦扯上有關秋山千洋的事情她就會失去原有的自信,平時能夠滔滔不絕地和小海對嗆的口才就只能噤了聲地什麼也說不出來。

曾經她以為自己能夠堅強地、不認輸地去面對,但有田莓發現自己再也沒有辦法只是滿足於秋山千洋的笑容或是溫柔,就算再怎麼溫柔阿千喜歡的人仍然不是自己;她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再理直氣壯地說就算這樣也無所謂。

如果喜歡一個人到最後卻是如此難受的話,那不是太對不起阿千了嗎?

是自己喜歡上他的又怎麼能怪罪對方呢?


由於做著時裝秀的衣服就會讓她不小心地又想起那男孩,有田莓苦笑著打消了繼續留在學校裡趕工的念頭,將東西收拾好之後她獨自走在已經没剩幾個人的校舍裡。

冬天的夜晚已經來得特別早了,今晚又很不湊巧地下起了大雨,然而她沒想太多地就只是確認裝著衣服的袋子是防水的、就毫不顧忌地淋著雨走出了大門。

抬頭看著漆黑的天空,雖然明白看不見星星但她還是緩緩地許了願,請讓我下次見到阿千的時候可以帶著笑容。


下一秒她卻突然被人從背後緊緊地抱住。

相反於一般尖叫的反應,她卻是喃喃地、喃喃地喚了聲阿千?

男孩一反平時吊兒郎當的輕佻語氣,難得用著他原本的低沉的聲音,低低地說了一句我喜歡妳。

對不起,我喜歡妳。


大雨過後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哼哈哈哈大爛尾啊(去死吧)

怎麼可以差勁成這樣我真的很對不起阿羽(掩面泣)

但我實在是苦手到不行啊這篇怎麼也甜不起來啊可惡啊我真的很無能(切腹)

希望阿羽能夠不嫌棄地收下這篇拙作(不要為難人家),若妳能夠稍微有那麼一點點喜歡的話就太好了(泣奔)

雖然已經過了不過還是再說一次生日快樂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步 的頭像
云步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花✿
  • 啊啊剛好路過
    沒想到有人打千莓文啊好感動XDDDDDDD
    其實結局還好吧 (喂)

  • 感謝花醬的支持(掩面羞
    一起推廣千莓吧!!!!!(激動啥
    不其實結局是甜不起來又不想寫悲的奇怪產物(掩

    云步 於 2011/07/13 02:24 回覆

  • 小花✿

  • 我一直都在跟人推廣千苺啊啊(羞奔)(喂)
    一直想找機會什麼的寫千苺結果寫到一半被我丟在一旁Orz
    不過倒是有寫二十字的為小說XDDDDDD(笑)

    結局其實有小甜啦啊啊XDDD <=被打飛www

    小步有沒有私底下聯絡方式嘛啊啊哈 可惡好像在撘訕(喂
  • 是的花醬那微小說真是令在下臉紅心跳(走開
    快點快點再寫吧(不要為難人家

    有喔有喔是說小花有沒有在用噗浪呢?

    云步 於 2011/07/14 01:2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