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架空之類的。
◎時空背景不明。
◎私心產物請不要太過認真(靠)




00

孩子,只要是人,總都會有凋零的一天,就如同世上所有有形的東西一樣。

沒有人事物能夠永久存在的,咱們終究都會回歸於塵土。


《風乍起》





01

初春,雪融盡而依然感受得到些許寒意的時節,枝頭的花兒齊放,經過了一個冬天的黃鶯鳥囀便更加嘹亮。

她閉著眼享受灑在臉上的和煦陽光,一邊聞著草地清爽的味道,一邊勾起嘴角。

「藍波,果然我還是最喜歡春天了呢。」

「不要跟本大爺搶喜歡的東西啦。」

綁著麻花辮的女孩對著青梅竹馬笑了笑,爾後顧不得自己身上穿的新衣裳,大剌剌地就往後倒臥在柔軟的草地上。

「嬤嬤會生氣的喔。」

「可是這樣真的很舒服嘛,而且嬤嬤已經把我關在書房裡悶了一整個冬天了,春天好不容易到了呢!」

不同於一般男性把頭髮梳起紮得整整齊齊,名喚藍波的男孩披散著一頭長髮看起來雖然狂野卻也非常合襯,那張明顯有著西域血統的面容或許並不適合中國人的打扮吧。

聽到女孩的回答他漾起了無奈的笑容,然後跟著躺在她身旁閉上了眼享受春陽。

「一平。」

「嗯?」

「……不要嫁給王爺。」

一平只是苦笑了下,睜開眼望著天空沒有回答。





02

她是個被丟在風家的棄嬰。

師父從來沒有隱瞞她這件事,從她第一次問起自己的身世開始師父就沒有隱瞞過任何事情。

包括他為何不讓她姓風、為何要她稱他為師父而非父親、為何把她收為徒兒而不是養女,所有的顧慮以及苦衷還有無奈都沒有保留地都告訴了她。

而她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在將來會嫁給那個人。


笹川了平。


關於笹川家她其實並沒有太多的了解,只知道那是前任皇上的妃子的娘家、是從東瀛那兒帶領學者們渡海前來的貴族,而他們為國家帶來的貢獻甚至讓前任皇上欣然地答應讓十三阿哥以笹川為姓。

前些日子十三王爺笹川大人因宿疾去世了,而下個月即將和笹川了平的繼任儀式一起舉行的,便是他與她的婚禮。

那是她不能逃避也從沒有想去反抗的命運。

愛、或是不愛,那些事情對她而言似乎都無關緊要,一平心心念念的就只有報答風家、報答師父這件事情。

所以她即使再怎麼不願意也還是順從地接受了嬤嬤的新娘訓練,硬是壓下了想要在冬天的雪地中嬉戲的念頭,乖乖地學習所有將要嫁進王家應該要有的禮數和知識。

捨不下的,只有師父,還有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而已。


「唉呦,一平妳這孩子真是說也說不聽,都這麼大了還老是把自己弄得像個野孩子似的,下個月妳就要出嫁了呢怎麼還能這樣胡鬧。」

一邊叨念著一邊溫柔地將她頭髮裡的草屑挑掉的嬤嬤語氣中帶點寂寞。從她懂事以來就一直照顧著她的嬤嬤年紀也大了,佝僂的背卻還是每天忙碌地照顧著師父與她,她若是不在家了那麼誰來陪嬤嬤聊天解悶呢她想到這便有些鼻酸,但還是故作淘氣地和嬤嬤妳一句我一句地開著玩笑。

「嬤嬤。」

「嗯?」

「師娘過世的早,以後師父拜託您照顧了。」

一平沒有勇氣抬頭看嬤嬤現在的表情,那想必會讓她忍不住哭出來。而嬤嬤也像是明白女孩的心思,只是用著溫暖的、長滿繭的手輕拍著眼前自己一直以來都視為孫女般的一平。

「傻孩子。」





03

那天,天空下起了太陽雨。

忘了是誰告訴過她,在東瀛,下著太陽雨的日子是狐仙娶新娘的日子,人們在那天必須待在家裡不能出門、否則會打擾了神仙大人。

嬤嬤替她蓋上了喜帕,牽著她來到師父面前讓她小心地磕頭行禮。

師父的叮嚀一如往常地平淡冷靜,一平只是努力地不讓回話的聲音帶著哽咽,她聽見自己顫抖的聲音說著師父請保重身體。

平時話就不多的師父在如此隆重的場合話便顯得更少,若不是嬤嬤又好氣又好笑地說大師您也說些什麼吧,師父可能會一直沉默下去。

「平安。」

短短的兩個字已是師父所能說出口最大限度的祝福,而那背後有多少的期許、惆悵和不捨,或許也只有一平能夠體會。

嬤嬤後來說了什麼一平已經聽不見了,喧天的鑼鼓蓋過了其餘的所有聲音,不論是自己緊張不安的心跳聲,還是從那天起就不停迴盪在腦海裡的、藍波說的那句話。

什麼也聽不見。

心裡頭能夠確切感受到的,只有那個人的名字。

笹川了平。





tbc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所以就是……國文念太久加上歷史一次塞太多之下的錯亂產物。

用語或是字詞有錯的話就請無視唄(靠)

其實我還滿喜歡熱血王爺這個設定的(笑)想必對於當今聖上來說是個大麻煩吧(走開)

總之又是個坑(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步 的頭像
云步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