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真的是私心。
◎深怕崩壞了羽海野老師的神作,如有不適者請盡速離開謝謝。




00

那年的春天到來時,大家一起到了河堤邊的草地上賞著櫻花。

至今小育和山田的便當滋味仍會不時地出現在回憶裡,帶點過份的甜味還有一絲絲因著時間流逝的苦澀。

竹本勾起了笑。

你們過得好嗎?





01

野宮開著車子到醫院去接山田的時候瞥見了開在路旁的櫻花,驚覺到春天已經到了的同時順便想到了下星期自己有休假,是不是該帶女朋友到哪裡去走走。

看著坐在醫院庭院裡躺椅上的山田和小育,野宮笑了笑沒有開口打擾她們兩個人的聊天時光,只是在角落抽著菸聽著兩個女孩清脆的笑聲。

嘛,這樣也不錯。





02

「剛剛是野宮來接山田的嗎?」

「嗯,我和亞弓聊了太久了,讓野宮先生等了那麼久真是不好意思……」

「那個人肯定是想藉此戲弄山田的啦。」

小育聽見他的回答便笑了起來了,他不由得跟著勾起了嘴角。

隨著車子規律地前進過沒多久她便打起盹來,定期的復健或許讓她稍微感到有些疲憊了,和山田聊太久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想睡就睡沒關係的,我會慢慢開妳不用擔心。」

她點了點頭半晌後就以規律平穩的頻率呼吸。

花本於是寵溺地笑了笑在等紅燈的時候替她輕輕地把座椅放平,再脫下西裝外套蓋在她身上。





03

森田忍這次回國本來就沒有打算要回濱美,然而聽到薰說在學校的藝廊裡有舉辦個展他便起了好奇心想去看看。

在看到作者的名字之前他便倒抽了一口氣。

啊啊,她已經可以開始作畫了啊。

「明明就不需要這麼急嘛。」

皺了皺眉他不禁抱怨這樣不就是變相地要他不能偷懶嗎?穿著夾腳拖鞋和洗到褪白的牛仔褲的森田忍於是踩著大聲的腳步踏出藝廊的玻璃門。

似乎是比走進來的時候多了那麼一絲笑容。





04

上次野宮吃了她做了的便當昏過去之後,她才知道原來自己的手藝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好。

雖然野宮一臉平靜地告訴她不是她的錯,但實際上她還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明明是想讓野宮高興的。

『喂喂──山田嗎?』

『啊、美和子……』

『怎麼了嗎?難得妳會用電話聯絡我呢?』

『那個……明天……』


『能夠教我下廚嗎?』





05

她來到了幾年以前大家曾經一起來過的河堤邊。

大家一起在這裡野餐、一起在這裡摘花、一起在這裡找幸運草。

那年春天他們也在花開的時候一群人興高采烈地在這裡賞櫻。

用受傷的手輕輕地拾起了一片櫻花花瓣,雖然觸感還沒能完全恢復、畫畫的功力也大不如前,然而還能感受到如此幸福的景色讓她笑了起來。

吶,大家都過得還好嗎?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所以我說了是私心了(掩面)

而且千萬不要問我為什麼沒有真山跟理花,那兩個孩子太難描寫了最重要的是我對這幾對比較有愛(去死)

《蜂蜜幸運草》真的是我心目中最喜歡的一套漫畫,若我只能推薦一套漫畫的話,我首先會說出口的答案肯定就是它。

這些孩子們每個都讓我既感動又心疼卻又覺得幸福。

然後我是花育派的真是不好意思XDDD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