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雪燐坑的速度比我想像中的快上好幾百倍(掩)
◎雪男x燐第一次創作請多指教。
◎漫畫主,只看動畫的劇透有。
◎清水走向,沒有肉(走開)







00

奧村雪男對自家兄長的最初記憶,是一雙如同蒼穹般湛藍的眼睛。

是那雙讓他放下一切怨懟,甚至為其拿起槍枝,踏上再也不能回頭的道路拚了命想要去守護的美麗眼眸。

哥哥,他輕喃,哥哥。



《抬頭仰望》





01

先是嘆了口長氣揉了揉太陽穴,奧村雪男無奈地蹲下然後輕而易舉地把躺在地上睡著的自家兄長打橫抱起,一邊估量著哥哥的體重好像又變輕了些,一邊往奧村燐的床鋪走去。

雖說是弟弟,卻比哥哥成熟懂事聰明又會照顧人呢。

不曉得聽過多少人這麼說過,然而沒有人知道,在雪男曾擔心這樣子的差別會被哥哥忌妒討厭、會因此被哥哥疏遠的時候,燐是露出了怎樣燦爛耀眼的笑容回應著那些明顯不懷好意的迂迴批評。

『那是當然的,雪男可是我最驕傲的弟弟呢!』

而燐本人肯定也不知道,對他那心思過於細膩的弟弟雪男來說,那個笑容、那句肯定,有多麼多麼的重要。

為了那個笑容他可以付出一切。

只為了當他最愛的哥哥最驕傲的弟弟。

「雪男……你回來啦……

「我回來了。哥哥下次請記得回到床上來睡。」

「欸?嘿嘿……反正你也抱得動我啊沒關係啦……

「這樣無防備很容易被襲擊喔。」

「嗯……不過……我會……保護……雪男的……

姑且不論自己的玩笑話被如何忽略,那樣理所當然的答非所問卻讓他一瞬間忍不住鼻酸,用力地皺緊了眉奧村雪男喃喃地說,哥哥果然是個笨蛋。
  
他原先認為若是自己不變強、強到足以站在哥哥身前,哥哥便會毫不猶豫地為他擋下所有危險,然而如今他終於明白了,不管自己變得多高大、多強大,只要自己還身為奧村燐的弟弟一天,奧村雪男的哥哥就一天不會忘記要保護弟弟這件事。

就算奧村燐最該保護的明明就是他自己。





02

『我也可以……保護哥哥嗎?』

保護那個總是橫衝直撞、總是打抱不平、明明比誰都善良卻總是被人傷害的哥哥?

於是那時他就發了誓了。

對著神父。

對著神。

對著自己。

他發誓他會用他的生命保護他的手足、保護他最愛的哥哥。





03

奧村燐沒有辦法用他那貧乏的表達能力告訴你,當自己那一起長大、一起生活了15年的弟弟臉上不帶任何表情地舉起槍對著自己的時候,他有多麼震驚和恐懼。

並不是害怕死亡。

是害怕那個他一直以來都不曾想過可能會傷害自己的人。

是害怕出現了「雪男不值得信賴」這種念頭的自己。

於是那句「我們可是兄弟啊」究竟是對著雪男說的,抑或者是要說服自己的,關於這點奧村燐也答不上來了。


他可以被所有人唾棄、可以交不到任何朋友、可以承受所有異樣的眼光,獨獨沒有辦法接受的,是雪男憎悪、怨恨他的可能性。

若是自己最尊敬的老爹是為了自己而死,而自己最重要的手足厭惡自己的話──那麼他活在這世上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光是要消化自己身為惡魔之子這件事就夠他那極少使用的大腦當機了,他幾乎沒有餘力去思考任何負面的想法,並不是他不在意,只是一旦在意了就會沒完沒了,他才選擇就這麼得過且過地成為了聖十字學園的學生、驅魔師後補生。

就算想要變強,又是為了什麼呢?

然而若是說要為了替老爹報仇,那又真的是老爹希望自己選擇的未來嗎?

奧村燐選擇忽視所有這些從心底一個個冒出來的問題。

他想變強。

想要追上雪男。

不想被拋下。

那樣子明確又直接的心願是驅使他的動力,他只是很單純的,不想要一個人、不想要離開雪男。

就只是那樣而已。

所以他對自己發誓了,絕對、永遠也不會向雪男拔刀,就算對方真的想致自己於死地。

對奧村燐而言,就只有奧村雪男能夠讓他心服口服心甘情願送上自己這條命,以撒旦之子的身分獻給驅魔師。

然後他會向他那從來沒有相信過的神祈求,下輩子請讓我們兩個再當兄弟吧。





04

「小雪跟燐的感情真的很好呢!」

詩繪美翠綠的大眼裡寫著的是滿滿滿滿的羨慕,然而那樣子的讚美對奧村雪男來說卻是一種諷刺。

不是只有兄弟情而已。

不僅僅是那樣而已。

對於哥哥、對於那個一出生就一直都在一起的雙胞胎的另一半,奧村雪男抱持著的是超越所謂兄弟的感情。

或許是從看到那雙湛藍到幾近透明的雙眸開始的吧,想要那雙美麗的藍眼裡映照出自己的身影,想要那雙如天空一樣遼闊的藍眼裡只有自己的身影。

他是為了神父和哥哥戰鬥的。

什麼虛無界什麼物質界什麼撒旦再現,他都不曾在乎過。雙手會舉起槍、口中會吟誦讚美神的詩篇,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為想要保護哥哥而已。

那樣固執又扭曲的感情造就了奧村雪男的早熟以及沉靜,然而他不是沒有慾望沒有渴求的人,只是為了掩飾那份如火般侵蝕著他的感情,他不得不板起臉孔戴上眼鏡用隔離的視線去看待這個世界。

當他不需要直視那雙眼的時候,就連手上的槍都可以對著自己最心愛的那個人。

為了保護哥哥。

也為了保護自己那其實脆弱得不堪一擊的感情。

「嗯,因為是個笨蛋哥哥嘛。」

「嘿嘿,可是啊,小雪一定很喜歡燐的吧!」

「詩繪美小姐呢?」

「欸?嗯,我也很喜歡燐喔,當然也很喜歡小雪喔……

詩繪美紅著臉說出的話語究竟表示著什麼他並不在意,就算哥哥曾經對著他吼說詩繪美被他迷得神魂顛倒什麼的,他在意的,只有詩繪美毫不猶豫的肯定的話語。

若是自己也能如此理直氣壯地說我很喜歡哥哥喔就好了。

若是自己也能如此輕鬆自然地說出喜歡的話語就好了。

然而就算如此,他也不曾想過,若是自己和燐不是兄弟的話這種事。

喜歡上哥哥這件事他從來不曾後悔過,即便那樣的壓抑會讓他心中產生黑暗面令他遊走在變成惡魔的邊緣。

勾起了苦笑他對上詩繪美的笑容,心裡面孩子氣地估量著哥哥喜歡這女孩的程度是否超越了對自己的愛護。

「嗯,我也很喜歡詩繪美小姐喔。」





05

這會兒更誇張了是怎麼回事。

奧村燐就只穿著一條內褲然後頭上還披著毛巾躺在他奧村雪男的床上。

「所以說是剛洗好澡想要來我這裡拿漫畫然後就這麼睡著了嗎……哥哥,請你起來。」

他把燐扶起來靠著他坐著,一邊把對方半濕的髮用力擦乾,一邊故作冷靜地不去注意燐半裸的身體,拿自己的襯衫往哥哥頭上套,然而燐就只是囁嚅了幾聲然後往他胸膛靠著繼續睡著。

看著燐顯得瘦削的身體穿著自己略微大件了點的衣服,天曉得奧村雪男要怎樣緊握住自己的拳頭才能克制自己滿腔的欲望。

「哥哥,請去自己的床上睡。」

「欸…… 一起睡嘛……別這麼計較嘛雪男……

如此毫無防備是因為對方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心情,奧村燐永遠也不會知道奧村雪男有多麼、多麼渴望擁抱自己的兄長。

哭喪著臉的雪男緊咬著下唇替哥哥蓋好被子,拿起了槍枝便離開房間走上宿舍的屋頂。

他沒有自信能夠繼續保持理性。

那樣的愛戀隱涵了太多情感,有怨懟有悲傷有痛苦有寂寞有憤怒,以及許許多多一不小心就會滿溢而出的欲望。

「眼鏡笨蛋這種夜晚出來很容易碰上惡魔喔。」

「走開。」

「怎麼,燐又做了什麼讓你心情不好的事啦?」

「修拉,走開。」

「嘛要不要喝點酒試試?這可是上等的美酒喔?」

「不要。妳為什麼在這裡?」

「因為那群老頭不放心只有你一個人負責監視燐啊,所以堅持要我過來看著你們兩個。」

「修拉。」

「幹麻?」

「如果妳對哥哥做了什麼,我會殺了妳。」

那樣冷酷的話語絲毫沒有平時的溫文儒雅,隔著眼鏡看到的奧村雪男的眼睛是那樣認真又帶著警戒,霧隱修拉於是嘆了口長氣。

「唉,不需要你說……我自己也很喜歡燐這個徒弟啊,不管怎麼說他都是笨蛋獅狼留下來的希望。」

看著修拉遞過來的酒杯奧村雪男皺了皺眉伸出手來接下,先是小小地啜了口之後便仰頭一飲而盡。

好苦。

一點也不好喝。

「哈哈哈哈看你那個表情一定是覺得很難喝吧?可是啊眼鏡笨蛋,有些時候人就是需要讓自己有時間忘記一些東西喔,喝著酒的時候因為太難喝了所以那當下你什麼都不會去想……包括喜歡上自己的哥哥這種事情喔。」

「原來妳發現了。」

「畢竟我認識你很久了,能讓你露出那種表情的人也只有燐了吧。」

「囉唆。」

「別喝醉喔,我可不想負責照顧小鬼,而且你要是喝醉了我想燐會很危險。」

「閉嘴。」

把眼鏡摘了下來的雪男若是不仔細看到臉上的那三顆痣,那雙深邃的藍色眼眸就跟他哥哥燐沒有什麼兩樣,雖然是異卵雙胞胎,但兩人不愧是兄弟呢修拉心想,其實雪男你也沒有比較聰明喔,燐是怎麼想的你根本就沒有試著去了解過吧?

當然這段話她只有在心裡想而已。

畢竟觀察這兩人實在太有趣了你說對吧獅狼?





06

『從今以後,由我代替神父保護哥哥。』

那句話背後隱藏了多少決心這點燐當時還不明白。

他偷聽到雪男和理事長的對話的時候只是覺得說你這混帳什麼時候輪到你來保護我了可惡啊不過是比我早成為驅魔師就這麼囂張爾爾。

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了。

雪男究竟做出了什麼樣的覺悟,而他自己口口聲聲說的決心又有多麼膚淺愚蠢。

「哥哥……你沒事吧……哪、千萬、不要拔刀喔哥哥……

沒有戴眼鏡的雪男的眼睛好藍好美,那個笑臉一如往常地讓他心慌,打從老爹過世以來他從來不敢直視雪男的眼睛,而雪男從那之後也不曾再這樣對他笑過。

「燐!白痴啊不要愣在那裡!他不會有事的沒有傷到要害,快點把他帶走啊白痴!」

修拉的聲音好遠好遠,他們兩人的臥室一片狼籍,到處都有的彈痕跟刀痕說明了發生了多麼慘烈的戰鬥。

那個惡魔來得好突然。

而擋在他面前的雪男也出現的好突然。

「燐!這個惡魔我應付就可以了你快點帶走雪男!不要在這裡妨礙我!」

雪男的呼吸變得好淺好急促,在燐的視線裡雪男變得好遙遠,儘管他抱著他但是好像一個不注意雪男就會到一個他怎麼也到不了的地方,就跟老爹一樣。

於是他終於有了動作。

先是輕輕吻上雪男的額頭,然後是臉頰,最後是那緩緩流出血來的唇。

下一秒奧村燐拔開了封魔劍,美麗的耀眼的藍色火焰熊熊燃起。

啊──原來如此,他終於想到那火燄像什麼了,跟哥哥的眼睛一模一樣呢,又熾熱又明亮的藍。奧村雪男在失去意識前看著燐離去的身影不由得如此感嘆,哥哥的唇就跟他想像的一樣溫暖呢。





07

兄弟也好、情人也好,什麼都可以。

只要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就好。

只要你不丟下我一個人就好。





08

『燐,想哭的時候、委屈的時候,就抬頭看看天空吧。』

背著他走在路上的老爹的嗓音渾厚有力,一句又一句溫柔的話語帶著笑意和暖意傳到他心裡,那一刻燐在心裡許了願,希望有天老爹也能以自己為榮。

希望這樣的自己、這樣明顯比不上雪男的自己、這樣總是惹麻煩的自己能夠被人所愛。

於是他依言抬起頭來看著湛藍的天空,遼闊的藍裡點綴著幾點白雲,然後燐輕輕地笑了起來。

藍色的美麗的耀眼的蒼穹,就跟雪男的眼睛一樣呢。


「哥哥

奧村雪男伸出了包著繃帶的手試圖觸碰到隔壁病床上的奧村燐。

為什麼哥哥受傷了?

為什麼眼角掛著淚?

很痛嗎?

哥哥?

「乖乖躺好啦笨蛋,燐他沒事啦只是需要休息一下,他昨天有點暴走。」

「修拉

「唉你們兩個真的很讓人操心呢,跟你們那笨蛋老爹一個樣,每次都什麼都不想就往前衝──啊當然我也沒資格說你們。」

一邊灌著酒一邊喃喃抱怨的紅髮少女看著他,露出難得有的成熟笑容,臉上那平時不正經的表情稍稍變得認真了些地對他說,眼鏡笨蛋,稍微和你那笨蛋哥哥聊聊吧。

你們兩個已經背對彼此太久囉。

雪男還來不及追問一講完就逕自出了病房門的修拉,一旁的燐就先發出了剛醒來的時候略顯稚氣的嚶嚅聲。

「欸雪男早安

那還沒完全清醒就笑了起來的面容不禁讓雪男認為他的心臟是不是漏跳了幾下,下一秒燐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瞪大了眼睛,然後無視身上的傷猛地爬起往他的病床撲來。

「雪男!沒事吧!你還好嗎?傷口嚴重嗎?有沒有大礙?」

「哥哥放心,沒事,只不過是點皮肉傷很快就會好了。」

於是奧村燐放鬆了全身的力氣跪坐在地上,低垂著的頭讓雪男看不清楚自家哥哥臉上的表情,而燐的尾巴被包在病人服裡以致於他也無法從其判斷哥哥的情緒。

永遠、永遠不要再做那種事了。」

「哥哥?」

「永遠不要再為我擋下任何危險。雪男,你有想過你要是死了我怎麼辦嗎?」

雪男噤了聲沒有答話。燐在真的生氣的時候是不會燃起藍色的火燄破口大罵的,而是就像現在一樣,以非常壓抑的聲音、非常痛苦的聲音,思索著每一字每一句,努力地傳達出他想表達的東西。

雪男一直都知道,哥哥比他所想的還要纖細敏感,一直都知道的。

「從老爹死後你就是我留在世上的唯一一個理由了,我不只一次想過既然青色的火焰不該在人間燃起,那麼又何必勞煩其他人動手,我早該自我了結就像你在第一堂課對我說的那樣。但是、但是雪男,因為有你在,不管怎麼樣我都想相信你是需要我的,就算那是自我滿足也好,身為哥哥、身為雙胞胎,我任性地希望你希望我活下去,就算你曾舉槍對著我也一樣。

「所以我想變強,強到足以待在你身邊,強到我可以自己控制火燄,強到能夠與你並肩作戰像你床上放的那些少年漫畫裡的角色們一樣,我想和你在一起,不管以什麼形式都好。

「但是如果我做不到,到時候請你毫不猶豫地殺了我,如果那是唯一可以保護這個世界、保護你的方法。

「所以、所以雪男,永遠不要為了我害你自己喪失性命,永遠。」

那樣子擅自下了決定要他一輩子活在保護之下的任性果然是她的哥哥呢,兄弟倆的想法怎麼能夠如此相像雪男不由得苦笑,所以難怪修拉會說是笨蛋兄弟了,因為真的是笨蛋呢,不管是哥哥,還是他自己。

於是雪男下了病床跟著燐一起坐在地上,然後用盡力氣一把抱住燐纖瘦嬌小的身體,緊緊的緊緊的緊緊的,這是他的哥哥,他生命中最熱愛的人,他不顧一切就算賠上自己的性命也希望能去保護的這個人,誰也不許搶走他,正十字騎士團不許、撒旦也不許、甚至是杜山詩繪美也不許,任何人都不許從他手中搶走他。

打從出生就血脈相連的雙胞胎,一直到了現在彼此更以生命互相起誓,那麼,這份無處可宣洩的感情如何定義又有什麼重要?

既然一方死了另一個人也活不下去,那麼是誰保護誰又有什麼重要?

所以哥哥,哥哥,我們一起活下去吧,一起好好活下去吧。

「雪男?」

被緊抱在他胸膛裡的燐有些呼吸困難的發出聲音,雪男的反應是將他抱得更緊。

「我愛你。」

那是奧村雪男幾乎像是祈禱般的低喃,對著他的兄長,對著他的愛。

而那被人稱做撒旦之子、惡魔之子,總是大聲嚷嚷像是宣示些什麼的奧村燐,此時唯一有的反應是從奧村雪男的擁抱中騰出自己的雙手然後用同樣的力氣緊緊回抱。





09

於是當兩人互相望進對方的眼裡時他們相視一笑。

哪、你的眼睛,就跟天空一樣。


抬頭仰望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大爛尾又來了(掩)可是我不想打悲文啊如果變悲我會打自己一巴掌的(走開)

總之人物個性扭曲有,崩壞有,畢竟燐應該不會是那種一本正經說出一大串話的孩子,但我心中的燐就是這樣所以請大家無視(告非),他絕對不是只有遲鈍只有粗神經而已──大概吧我是這麼想的。

總之僅以此篇獻給我看了一眼就瘋狂愛上可是動畫才不過兩集就領了便當的神父桑,你直竄上我心目中最愛大叔的排名第一甚至把白鬍子都踢下來了(欸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