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嘗試不用數字編號寫作
◎灑糖有,不完全素(欸)





奧村燐一邊撐住越來越沉重的頭一邊準備今天他們兄弟倆的便當,然而越是想要忘卻身體莫名的不適感專注在烹調上面,他就越是發現自己的視線已經模糊到無法辨識出現在眼前的到底是高麗菜還是紅蘿蔔了。

欸頭好暈喔為什麼……唔這到底是鹽還是糖還是糊椒啊……

瞇起眼睛試圖想要看清楚手上的罐狀物,然而這樣的舉動卻只是讓他的頭更加暈眩,下一秒燐便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然後砰的一聲摔到了廚房的地上。

啊啊
……這樣來不及耶怎麼辦……

他不要雪男去擠那一堆人在搶的麵包,不要雪男去吃餐廳那貴死人的午餐,更不要雪男收下那些心儀他的女孩子做的便當──只是今天實在有點沒辦法呢雪男對不起。

他想他是快死了。

大概是什麼撒旦之血甦醒之後的後遺症吧他從來沒有這麼難受過,連眼睛都看不清楚了視線一片模糊,怎麼沒人告訴過他撒旦之子眼睛會瞎掉然後頭會長出瘤嗎?

「哥哥!哥哥!」

雪男的聲音好遠好遠聽起來好緊張,可是他卻沒有力氣回應,哪雪男這大概是要說再見的時候了,我人生的跑馬燈已經開始跑了
……

「你在發燒啊哥哥!你怎麼不早說你感冒了……等等喔我馬上帶你去校醫那裡!」

奧村雪男二話不說就將自家兄長打橫抱起然後衝出宿舍大門往校醫方向前進,當然途中不少女學生看到奧村雪男這樣充滿男子氣概的畫面小小尖叫了起來但他絲毫沒有注意此時的舉動有多麼不成體統,不管是還穿著睡衣的自己,還是穿著粉紅色圍裙被他抱在胸前的哥哥。

而奧村燐在完全失去意識之前唯一有的想法是雪男的懷裡好暖和。





「俗話說笨蛋是不會感冒的,所以以此反推,因為他感冒了所以他不是笨蛋哈哈哈。」

梅菲斯特理事長笑著說的風涼話讓奧村雪男不禁臉上多了幾條青筋,這世上能說哥哥是笨蛋的人只有他,那是他的權利,為此他才這麼用功唸書的。

況且在哥哥如此難受的情況下他不允許有任何人繼續待在這裡打擾他。

「理事長,謝謝你帶來慰問的水果,我想哥哥現在需要休息,所以容我請您離開。」

「哇笨蛋雪男難得這麼生氣耶梅菲斯特你還是快閃吧!」

「修拉小姐,也請妳出去謝謝。」

「哈哈哈哈不是只有我被趕出去呢哈哈哈哈哈!」

「梅菲斯特,雪男好可怕喔──」

不僅僅對生病的哥哥不抱任何一絲同情和安慰,甚至只是來亂的兩個孩子氣的大人平時就已經讓他瀕臨憤怒的邊緣了,此刻更是火上加油般地不斷露出令人厭惡的笑容。

以後他若是真的成為了醫生,第一件事就是拿針把他們的嘴縫起來。



「雪男……

好不容易把來探病的人一個個打發回去,包括驅魔塾的學生們、正十字騎士團幾個和哥哥打過照面的驅魔師、地王阿瑪依蒙,其中杜山詩繪美因為太過擔心所以來了兩次,第二次帶來了她們家店裡的一些珍貴藥材,而志摩廉造則是趁他在忙著整理大家送來的慰問品時跑進哥哥正在休息的房間,只不過進去不到幾秒甚至還走不到哥哥的床邊就被他轟了出來。

終於整個宿舍只剩下他和哥哥了,終於他能夠好好地靜靜地照顧哥哥了。

「雪男……

終於──欸他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正這麼想一邊回神的同時便看到應該要好好躺在床上休息的哥哥跌坐在床前。

哥哥身上穿的白色襯衫已經被汗浸濕到甚至能夠清楚看見哥哥胸前那兩點還有纖細的肌肉線條。

冷靜點奧村雪男,冷靜點。

「哥哥,你還不能起來,好好躺著休息。」

「我只是……想要喝點水……

對方通紅的臉頰加上因為發燒不停的喘氣聲讓奧村雪男幾乎就要忘記自家哥哥還在生病這件事,糟糕,這真是失策,他從來不知道哥哥在生病的時候會這麼性感。

或許是因為以往都有撒旦之血在保護著燐的身體,燐就算受傷也會很快就癒合,生病什麼的更是16年來不曾有過,現在大概是由於哥哥開始在訓練控制自己體內的火燄,間接的就影響了火燄的保護力了吧──就算奧村雪男如此客觀的分析著試圖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他的目光還是不斷停留在正小口小口啜著水的燐身上。

可惡,哥哥怎麼能這麼可愛。

「哥哥,把衣服換下來吧,這樣穿著睡覺會感冒的。」

總算他的理智贏過了他的欲望,然而燐卻對自家弟弟內心的天人交戰一點察覺也沒有,就這麼大剌剌地當著雪男的面把溼透的上衣脫起,然後用迷濛的眼睛看著對方說雪男可以幫我穿嗎我沒力氣了……

該死,若是他真的失去控制做出了什麼──那肯定都是哥哥害的。





『雪男、雪男……你還好嗎,我去拿水給你好不好?』

哥哥藍色的大眼裡寫滿了擔心跟焦慮,雪男顫抖地使勁從被窩裡伸出手抓住正要離去的燐的衣角,發燒讓他的思考能力一下子下降好多,他想要跟哥哥說什麼來著?啊啊手完全使不上力呢──哥哥──

『不要……離開……哥哥……陪著我……

燐聞言便坐在雪男的床邊,然後一邊用他此刻顯得冰涼許多的手緊握住雪男的手,一邊用他那稚氣的、有點走音的嗓子唱著所有老爹教過他們的讚美歌,而雪男則是昏昏沉沉地帶著笑容睡去。

放心,我不會離開你的。

半睡半醒之間似乎聽見哥哥難得用認真的語氣如此說道。

於是年幼的奧村雪男當時在心裡小小地下了一個決定,以後要是哥哥也生病了自己也要這樣照顧他。

絕對不離開。





「雪男……你待在這裡會被我傳染的……」

「不會的,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可能比哥哥還好喔。」

燐帶著虛弱的笑容咕噥了幾聲,然後搖了搖頭說我不要傳染給你。

「我不會離開哥哥的喔。」

「雪男
……

看著自家兄長板起了嚴肅的臉孔,一反平常地像是想要營造出哥哥的威嚴,但看在奧村雪男眼裡卻只覺得哥哥怎麼連生氣都可以這麼可愛而已。

於是他吻上了燐此刻略為發熱的唇,不容分說地將舌探進對方因驚訝而張大的嘴裡。

他吻得很深很深很久很久,直到燐快要因為不能呼吸而費盡全身力氣抬起手想把他推開為止。

「我說了我不會離開哥哥喔,我要待在這裡照顧你,若是你不要的話我就會像剛剛那樣吻你喔。」

燐還來不及從暈眩中清醒過來仔細思考要說些什麼,奧村雪男便又接著說,所以,會傳染的話那就傳染吧

反正如果戀愛中的人都是笨蛋的話,那麼俗話說笨蛋是不會感冒的對吧。



fin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完全一反我平常寫習慣的悲文,這篇灑糖已經破了我有史以來的所有記錄了──可惡這兩兄弟怎麼可以這麼萌(請自重)

之前因為看了某p站上的同人圖畫的感冒的燐就一整個讓我妄想暴走啊(身為考生妳到底在幹麻(毆

總之腦補萬歲啊(等等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NE行銷軟體
  • X2io5F
    網☉頁設◎計◇ wWW.seOUl.cOM.tw
    HAn8L6m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