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氣 
◎雲春合本創作。
◎走向悲。




她紗紡的裙擺隨著風飄揚。

《白色洋裝》






00

時間會沖淡很多東西的,你不這麼覺得嗎,恭彌?






01

雲雀恭彌不曉得當初三浦春是用什麼心情說出那句話的,雖然臉上掛著笑但至少他感覺的出來那不是快樂造成的,若要他曖昧地以什麼形容詞來描述他會跟你說那算是憂鬱。

他們兩人的關係在旁人看來或許有人會覺得那是世間所認定的戀人,然而他們兩人之間並沒有所謂愛情存在他非常清楚,就像是小丑魚和珊瑚那樣,他們不過是彼此依賴彼此共生。

但他不否認,三浦春確實在他心底占了不小的位置。






02

『就像是泛黃的日記本還有上頭變得模糊的鉛筆痕跡,那時候的心情現在想起來是一片朦朧,到底是因為什麼淚流滿面又是因為什麼開懷大笑──哪,小春都想不起來了。』

她身穿著白色的洋裝,襯托出她髮色的烏黑更符合她清秀的氣質,然而風吹亂了她的髮他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年輕的24歲,然而他們都老了。


澤田綱吉和笹川京子5年前的死帶給他們的衝擊太大,懵懵懂懂的他們不得不長大也不得不認清自己是在什麼樣的環境裡,黑手黨。

誰也沒有心思去安慰三浦春因為每個人都深陷在悲傷裡掙扎,等到他們發現的時候女孩臉上的單純和天真已不復從前。她變得和獄寺隼人、山本武疏遠,然後好似理所當然地帶著行李到他的家門口要求借住。

『因為雲雀先生總是不會過問太多呀。』

當他有些不滿地問她為何找上他幫忙,她回答時嘴角牽起的苦澀笑容讓他無法拒絕。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她是不想再讓那兩人露出歉疚的表情──為了把三浦春帶入這個世界的事情。


她說,她和笹川京子約好了要去熱帶小島旅行。

她說,她和澤田綱吉說好了未來有天大家都不忙了,要一起去遊樂園玩。

她說,她和獄寺隼人和山本武本來偷偷的策劃著那兩人的婚禮,希望能把滿滿的祝福送給他們。

她說,來不及做的事、來不及說的話有好多好多。



她說,恭彌,死的人為什麼不是小春呢?







《試閱結束》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要先貼試閱出來(搔頭)
或許希望好友們能夠給些意見看這樣好不好吧(妳從來馬都沒在聽別人意見的)

又是一篇悲文啊(茶)
果然在下還是適合走黑暗路線(喂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步 的頭像
云步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