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氣 
◎雲春合本創作。
◎走向悲。




她紗紡的裙擺隨著風飄揚。

《白色洋裝》






00

時間會沖淡很多東西的,你不這麼覺得嗎,恭彌?






01

雲雀恭彌不曉得當初三浦春是用什麼心情說出那句話的,雖然臉上掛著笑但至少他感覺的出來那不是快樂造成的,若要他曖昧地以什麼形容詞來描述他會跟你說那算是憂鬱。

他們兩人的關係在旁人看來或許有人會覺得那是世間所認定的戀人,然而他們兩人之間並沒有所謂愛情存在他非常清楚,就像是小丑魚和珊瑚那樣,他們不過是彼此依賴彼此共生。

但他不否認,三浦春確實在他心底占了不小的位置。






02

『就像是泛黃的日記本還有上頭變得模糊的鉛筆痕跡,那時候的心情現在想起來是一片朦朧,到底是因為什麼淚流滿面又是因為什麼開懷大笑──哪,小春都想不起來了。』

她身穿著白色的洋裝,襯托出她髮色的烏黑更符合她清秀的氣質,然而風吹亂了她的髮他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年輕的24歲,然而他們都老了。


澤田綱吉和笹川京子5年前的死帶給他們的衝擊太大,懵懵懂懂的他們不得不長大也不得不認清自己是在什麼樣的環境裡,黑手黨。

誰也沒有心思去安慰三浦春因為每個人都深陷在悲傷裡掙扎,等到他們發現的時候女孩臉上的單純和天真已不復從前。她變得和獄寺隼人、山本武疏遠,然後好似理所當然地帶著行李到他的家門口要求借住。

『因為雲雀先生總是不會過問太多呀。』

當他有些不滿地問她為何找上他幫忙,她回答時嘴角牽起的苦澀笑容讓他無法拒絕。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她是不想再讓那兩人露出歉疚的表情──為了把三浦春帶入這個世界的事情。


她說,她和笹川京子約好了要去熱帶小島旅行。

她說,她和澤田綱吉說好了未來有天大家都不忙了,要一起去遊樂園玩。

她說,她和獄寺隼人和山本武本來偷偷的策劃著那兩人的婚禮,希望能把滿滿的祝福送給他們。

她說,來不及做的事、來不及說的話有好多好多。



她說,恭彌,死的人為什麼不是小春呢?







《試閱結束》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要先貼試閱出來(搔頭)
或許希望好友們能夠給些意見看這樣好不好吧(妳從來馬都沒在聽別人意見的)

又是一篇悲文啊(茶)
果然在下還是適合走黑暗路線(喂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云步 的頭像
云步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要哭了、要哭了的阿懺
  • 嗚嗚

    小春那句粗體字GJ,好喜歡阿云這篇喔=/////=
    是說我到現在都還沒開始趕稿子好糟糕(跪)

    是說這次雲春本有很多大手(心)為了阿夕阿云菜菜阿殤小娜等各位的文章說什麼我都要拿到XD
    所以我跳坑了(縮)

    好啦、離題了。
    是說雲春我個人覺得以【他們不過是彼此依賴彼此共生】這句話來說是完全正確(何)阿云云越來越厲害了QˇQ
    我個人的微小建議是:以這句話來寫,以阿綱、京子死亡連結,雲雀和小春之間的關係是很微妙的喔(靠妳滾啦)

    撲呼呼是說,假如我想舉辦獄春祭不知道阿云意願?期限大概一年,現在是來調查意願ˇ
    (其實也不一定開催…)
  • 真的嗎好險沒有讓阿懺失望(呼)
    沒關係的照阿懺的速度一定能在期限內完成的(咦)
    事實上在下已經不知道怎麼繼續接好了(靠)

    嘛,其實在下到現在還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拿到那合本(小聲)
    在下也很期待看到本子的那天(茶)

    恩──
    雲春文打久了就會覺得小春和雲雀之間的關係和獄寺還有山本不太一樣,在下雖然很喜愛雲春甜文但太過文藝太過少女的反而有點不能接受(最好)
    哼哼阿懺過獎了,阿懺才厲害呢(拇指)
    謝謝阿懺的建議呢這樣在下比較有頭緒繼續下去(這不是妳自己的文章嗎喂)

    恩恩──
    既然是好友阿懺舉辦的那當然要捧場了(笑)

    云步 於 2008/12/25 20:53 回覆

  • 阿懺
  • 聖誕快樂ˇ

    有沒有好好趕搞呀
    (說給自己聽的XD)

  • 唔呼呼有喔(屁)
    阿懺懺趕稿也加油(笑)

    聖誕快樂=ˇ=

    云步 於 2008/12/25 20:45 回覆

  • 阿懺ˇ
  • 呼呼阿云這是你說的喔=ˇ=
    (其實原本就在強制加入的名單中)(刪除線)

    總之,新的一年挖新的坑填舊的坑是正常的(靠)
  • 沒錯新坑萬歲(告非)

    唔唔阿懺都惦惦吃三碗公(啥)
    不過既然是阿懺辦的那當然要參加的啦就算已經很多坑了(喂)
    說不定還可以拿這個當藉口擋擋(走開)(刪除線)

    云步 於 2008/12/29 17: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