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嘗試長篇就從瓶邪下手(汗)
◎總之就請不要苛責在下的無能,不適者就盡速離開吧(淚)
◎肉描寫無能。
◎下斗狀況描寫無能,就算盜墓的背景在台灣我也寫不出個所以然(遠望)




在多年多年以前,年幼稚氣的吳邪曾拉住他三叔寬大的漢服袖子,用著孩童細細的嗓音問說,三叔你喜歡倒斗嗎?

吳邪可能推敲了一輩子也不會明白他三叔臉上那抹苦澀的笑容究竟代表了什麼,只是三叔他老人家的回答卻就這樣深深刻在他心上。

他說,大姪子,沒有人會喜歡死後自己還得受到打擾,也不會有人沒事喜歡去打擾已死的人的。



多年以後當吳邪從塔木陀那西王母的墓裡死裡逃生回來之後,他才了解他家三叔若不是一個陰錯陽差,可能永遠也不會想到要去挖別人的墓開別人的棺、可能就只是上了厚厚的粉唱著他愛的劇、好好地當著他解家的主。

而他也才明白自己若不是不小心被月老在姻緣簿上畫錯了線,他可能現在繼續他平靜的生活當著他西冷印社的小老闆,等到快三十歲的時候娶個老婆好傳吳家香火,老了之後讓兒子孫子陪著自己到處走走。

也就不會遇到那個挨千刀的悶油瓶了。








tbc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終於我還是手癢想要自己打一篇,在看了那麼多美好的、苦澀的、讓我差點在夜半飆出淚來或是大笑個幾聲的文章以後,不管是對三叔還是對這些大手們,但願我能用這篇不堪入目的文章對他們致敬,希望你們能創作出更多沁人心脾的作品。

然後也對願意花時間看這篇文的大家說聲感謝,雖然我不知道這個坑要填到何年何月(掩)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