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總有一天你能夠找到沒有晴子的人生方向的,不曉得有多少人這麼告訴過他,你有你自己的人生啊晴彥,晴子不會想看到你這樣的。

這些人究竟懂些什麼呢?

他們憑什麼認為失去了晴子他還有必要好好活著呢?笹川晴彥不禁嗤之以鼻地笑了起來,對著晴子的墓碑再次按捺住大哭的衝動。

他多麼想就這樣打碎這承載了他太多悲痛的石碑挖出深埋在地下的棺木然後抱起他最心愛的妹妹跟她一起沉睡,他多麼想抱住那再也不會睜開漂亮的眼睛喚他哥哥的女孩的身軀告訴她他有多麼想念她的笑容。

妳為什麼就這麼走了呢晴子?

妳不是說好會一直陪著我的?

妳不是答應我我不會失去妳的?

多少任性又徬徨的質問卻怎麼也說不出口,因為他很明白一旦話說出口了他就真的會在她墓前崩潰了。

從笹川晴子死的那一刻笹川晴彥就沒有落過一滴淚,一次也沒有。

一旦哭了是不是就代表他真的已經失去她了呢?一旦哭了是不是就表示連他都承認她已經不在的事實了呢?

「哪,晴子,今天也是個大晴天喔。」

用著一如她生前和她對話的寵溺口氣,晴彥臉上露出了此時此刻顯得更加悲傷的笑容,既然自己沒有權利選擇死亡,那麼至少他能催眠自己她還在他身邊沒有離開吧?

他的命是用晴子的命換來的,也因如此,他沒有辦法允許自己就這樣放棄他已經絕望了的未來。

妳為什麼要讓我恨妳呢晴子?

那無聲的詢問讓已經冰冷的空氣變得更加寒冷,晴彥伸出已經凍紅的手拍了拍墓碑上的殘雪,然後一如這些日子以來地在晴子的墓前坐上一整天,什麼也不做地就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盯著墓碑,偶爾開口說幾句一個人的對話,偶爾抬頭看著天空從蔚藍轉黃昏的朱紅,接著他便會離去隱身在義大利寒冷的夜晚裡。

既沒有回笹川家,也不是回到彭哥列的大宅,沒有跟任何人聯絡也沒有人在晴子的葬禮後看過他。

就算來到了墓園也只能從供在墓前的鮮花和始終保持清潔的墓碑看出晴彥依然活著的消息,他刻意地避開所有人,就像是鬼魂一樣沒有任何人能找得到他,卻知道他確實存在。

於是晴子死了,但是晴彥也不在了。





04

那真的只是個預料中的意外,而他也本以為一切在他的掌握之中,只是所有事情就像是灑狗血的八點檔連續劇一樣地戲劇化地展開讓他措手不及。

先是他沒有時間確認的暗殺對象其實並沒有當場死亡。

再來是對方憑著堅強的意志力在他太過專注於對付其他敵人的時候把槍口指向他。

最後是他根本沒有預料到的晴子居然是這次醫療團隊的一員,以及她的不按牌理出牌先一步早其他隊員來到了現場。

所以她撲向他的背擋下了那本該是打中他的子彈。

沒有人能夠忘記那天晚上的笹川晴彥發出的是怎樣的吶喊,也沒有人能夠忘記那一聲聲的晴子裡面有多少悔恨和痛苦。

更沒有人有辦法拯救那個跟著妹妹一起死去的男孩。





05

「沒想到居然是你們兩個一起來。」

獄寺春人和三浦尋聞言兩人先是聳了聳肩,然後不約而同地一起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地對著女孩的墓碑無聲地像是在祈求什麼。

「你把這裡照顧得很好,了平叔叔跟我們說要是順利看到你要跟你說一聲你辛苦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你的確是省了我們不少麻煩去找你。」

面對著兩個人前後的發言笹川晴彥卻沒有回半句話,只是繞開了兩人繼續他每天的清掃工作然後結束後默默地在墓碑前坐下。

「為什麼要來?」

「你個混蛋妹控我可不是為了你才來,我只是來看晴子而已。」

「那麼,你可以離開了。」

「你這傢伙──」

「為什麼不像之前一樣避開我們?晴彥。」

在晴彥和春人差點吵起來的時候一旁的尋突然冷靜地插話進來,帶著不容晴彥無視的口氣。因為是你們兩個一起來,晴彥頭也沒回地背對著兩人如此說道。

「彭哥列發生什麼事了吧?」


「你老爸老媽受了重傷正躺在病房內,我們只是要告訴你這件事,要不要回去你自己決定你這笨蛋。」

「只是,聽我一句吧晴彥,你終究還是了平叔叔和一平阿姨的兒子不是嗎?」





tbc(再度被打


《農耕後的喝茶時間》:

笹川家怎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打)

雖然之前跟阿懺阿霧討論的結果是春人和尋不會帶晴彥回去,但是不得不說晴彥的父母也肯定在晴彥心中佔了很大一部分,我是為了想寫出他們家那種若有似無(?)的親情才想寫這篇的XDD

所以就讓蠢人跟小尋來充當信使的角色囉(被打)

只是在打晴彥獨白的部份搞得我自己也很想哭這點真是太沒用了(掩面哭)











創作者介紹

Dreamer 愛作夢的孩子

云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